Tag Archives: 鹤鸣茶园

鹤鸣茶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3/4/daiaimei,200610237925.jpg[/img] 昨日上午去方池街给妈妈继父敲定老年大学的事情,旁边就是人民公园的侧门,于是就很自然地走进去逛逛。 正是公园的菊展,人很多。在一处门廊里,听见一大群老年人在合唱,全是自发聚集练唱,唱得很有激情,那个女指挥更是激情得让人感动,我也跟着唱了一曲《敖包相会》才不舍地走开。 很自然地就走进了鹤鸣茶园,在一处靠河的座位边坐定,要了一杯素毛峰,一杯花毛峰,然后就把身体蜷进竹椅子里,不想起来。茶园的服务员把茶泡好,给了一瓶水,就不再管你。 我看报纸,韵韵看书,一会儿有掏耳朵的过来问你要不要掏耳朵,他们的铁制工具不停地轻声敲响,有卖香港大公报的在叫卖,还有轻声地问要不要算命看相的。韵韵抵挡不住旁边小吃街的诱惑,先去要了一个三大炮,回来给我描述,那摊主在掷三大炮的时候,有一个炮没有打响,是哑炮,不过味道还是可以的;等外公外婆看完菊展,她又缠着去买了麻辣薯片和油炸美容蟹,我尝了一口蟹,味道真的巴适。 我装着摆弄相机,拍了几张临座的照片。不断地有人来,一会儿就把诺大的茶园坐满了。如果不是中午时飘雨,我们还会在那里坐很久。 其实,每当外地朋友来成都,我总要费尽心思地想在哪里吃饭、在哪里喝茶,自然地把环境把档次排在前面,象鹤鸣茶园这样的大众茶园有些脏,有些乱的地方肯定不在考虑之列。但是,要想了解真正的成都,这样的茶园是非坐不可的,10元一杯茶可以坐一天的地方,身心完全可以得到彻底的放松。 在何小竹的新书《成都茶馆——一市居民半茶客》里,鹤鸣茶园响亮地列在里面,洁尘的新书《城事——某种与幸福相似的生活》,有一句我喜欢的话: 成都,我总是说,我的成都。 这是我的城市,在这里,我是一条惬意的鱼,有足够的滋润,有我的饮如甘饴的市井空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3/4/daiaimei,200610237114.jpg[/img] 唱歌的老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3/4/daiaimei,200610237121.jpg[/img] 激情的女指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3/4/daiaimei,2006102371236.jpg[/img] 露天茶园,竹椅石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3/4/daiaimei,2006102371325.jpg[/img] 谈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3/4/daiaimei,2006102371447.jpg[/img] 说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3/4/daiaimei,2006102371518.jpg[/img] 织毛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3/4/daiaimei,2006102371550.jpg[/img] 逗孙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3/4/daiaimei,2006102371632.jpg[/img] 只有在这样的地方,他才可以这样看上几个小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23/4/daiaimei,2006102371719.jpg[/img] 只有在这杯看得见柳影的茶水里,才可以听见时间舒缓流动的声音.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