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风景、时光与电影

风景、时光与电影

风景 最近连着见到了两个大学女同学LINLIN,HELING,都是很悠闲地吃饭说话,然后去逛锦里;加上不久前见到的HANGFANG,这个九月,也成了会老友的季节。 这种感觉,有些象旅行途中那变换连绵的风景,当新奇的景色中有一棵树,或是一枝红叶猛然撩起了你心灵深处的记忆,在你眼眶涌动酸楚湿润的瞬间很快消失,但你知道,它们还会再现,以你意想不到的方式。 这个过程,很像自己珍惜的某种时光。它们呈现,流逝,再呈现,循环往复。并不会、也从没有、真正地流逝过。你能感觉到的,或是你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到的,就是你的心,并不因年龄的增长而变得坚硬结实,在某些致命之处,它与你年轻时的心灵一样,脆弱细腻得不堪一击。 时光 最好的时光都是被虚度的,这是洁尘对电影《最好的时光》的评语。 当“少不更事”这样的话语出现在口头上的时候,你已经不再年少了,但你知道,那是最好的时光。但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了。 你会真正感觉到,生命中某些时光的你是最美好的,一种发自于内心,洋溢在身体的美好,如同那棵开花的树,在佛祖前求了五百年的尘缘,你开满了花长在他必经的路旁。 但最好的时光里,通常是,你遇不到你想要遇见的人,或者是,遇见了,但他却没有看到你. 电影 在《天堂电影院》里,你能听到一种时光流逝的安静的声音。 每个人的心灵都有这样的电影院,上演的是你自己的故事或是渴望的故事。虚幻的美好,诗性的美好,对人生的虚无,是一种很好的湿润与温暖。即便有一种忧伤的,或者凄楚的,甚至无力直面的,或者逃避的旋律相伴,都为电影配上了一种立体的、丰盈的、一种类似于真实的,属于你自己的歌曲。 你会在电影里看到,那个年少的你,年轻的你,中年的你,老年的你;你也会看到,那个怯懦的你,惶惑的你,成熟的你,美丽的你;你还将看到,那个欢笑的你,热闹的你,安静的你,忧虑的你;你更会看到那个,幸福的你,满足的你,感伤的你,怅然的你。。。。。。 电影会一直放下去,你聆听着自己生命流逝的声音,感知生命的充盈与美好。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