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阿来老师

阿来老师

圈圈打来电话,说阿来老师生病了,问我愿意不愿意陪她去看望,我赶紧忙不跌地答应了(我一般不会放弃见自己崇拜的文学名人的机会,况且这位还是写《尘埃落定》的作家,哈哈)。 阿来老师一个人在病房里看书,黑黑的皮肤,圆圆的脸,川人典型的身材,倒看不出几分藏族的味道。一堆书放在枕边的椅子上,有纳博科夫的短篇,有黄仁宇的《上下五千年》,有几本国外汉学家写的关于中国历史的书,我没记住名字。 阿来老师很健谈,他和圈圈从文学到历史,还有对现实社会的分析,我通通插不上话,只是象一个小学生在认真听课,真后悔没带笔记本。阿来老师说看书看来看去,还在看以前买的书。国外汉学家往往研究中国历史的史料,选取一件小事,写开来揭示中国的全貌,阿来说这帮人有学术资金支持,一辈子就做这一件事。国外作家里,他认为纳博科夫、卡尔维诺、奈保尔等的书值得一读。中国古典名著里,他个人更喜欢《聊斋》、《阅微草堂笔记》,认为语言简洁干净。倒是《红楼梦》被人为地拔高了。阿来说他每年会一个系列地读书,比如去年他读的是中国元代以前的古典诗词,今年重点是研究口传文学,因为瑞士一家出版社在全世界选了100个作家,以现代的方式重写自己国家的神话,中国选出的是苏童和阿来,据说苏童写山海经,阿来写格萨尔。 我记得几年前在《散文》里看过阿来的一篇关于古典音乐的散文,讲的是他还在 ** 藏区教书的时候,有一架老师唱机,听贝多芬的《春天》,他远望着藏区的山坡和田野的那份心境,写得非常朴实真诚。那个时候阿来应该已经写成《尘埃落定》了,后来他来到成都,现在在《科幻世界》当主编,是圈圈的上司呢。 不怕你笑话,第二天我就去书店买了几本书: 黄仁宇的《黄河青山》、《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 纳博科夫的《洛丽塔》 昆丁 贝尔的《伍尔夫传》 哈哈,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认真地读下去,反正买过之后,心好象踏实一些了。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