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醉了。 平生第一次。 应该是有一个结点吧,那个结点(或者是一个结段)之前,一切都还清醒,那个结点之后,一切都不清楚了。但还有恍惚的记忆,片段的,象黑白电影,摇摇晃晃的,诸如我趴在桌上流泪,诸如他们、她们一个个过来安慰我,诸如我躺下后,她们在我耳边轻声说:好好休息,桌上有倒好的水。 第二天很早就醒了,头晕晕的,重重的,花了很长时间打量房间,然后慢慢回想自己记得的那个结点之前的事情,紧张地意识到,自己醉了,然后惊恐地担心自己当时是否失态。 好在她们告诉我,我只是趴在桌上默默流泪,什么都没说。真是感谢自己内敛的性格,连醉酒都是这样的隐忍,不然真的很害怕被他们看到自己不愿意表现出来的那种丑态。第一次感到,人的行为的不可控制是多么可怕,以及支配这一切的力量是多么神秘与强大。 不过是一场欢送的夜宴,感觉自己是主角,也不在酒的问题上让他们感觉自己的不真诚,所以喝了一杯接一杯,喝得脸上红霞飞,就醉了。 但是,带给我的感觉是无尽的后悔,不喜欢,真的不喜欢,发誓,再也不会这样喝酒了。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