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都宾这样的男子

都宾这样的男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5/11/daiaimei,2006011520949.jpg[/img] 看了《浮华新世界》(英文名《VANITY FAIR》名利场),这部由十九世纪英国的著名作家,威廉 梅克匹斯 萨克雷(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的经典名著改编的电影。总体感觉是把整个故事讲下来了,但与同类型的《理智与情感》、《纯真年代》相比,少了些震撼力,显得平淡,特别是与原著相比,少了其精髓的幽默讥讽味道。 要提的是故事中的男配角,都宾上校,一个忠厚、执着、善良的男子,一直默默地爱着温柔的、驯良的、软弱的爱米莉亚,但后者却爱着另一个华而不实的家伙乔治。都宾在爱米莉亚家庭破产时,为爱米莉亚买回了拍卖的钢琴,但却被爱米莉亚认定是乔治买回的;都宾为安慰伤心的她,要乔治履行婚约,但乔治在结婚后不久便战死,留下爱米莉亚和腹中的孩子。18年来,都宾一直关心着照顾着爱米莉亚和孩子,而爱米莉亚却一直心里放不下乔治,直到故事的女主角蓓基,告诉她乔治并不爱她的真莫道不消魂相,才恍然大悟追回了已远行的都宾。 应该说,都宾这样的男子,不是那种能让女人一见钟情的爱情对象,但却是女人理想的结婚对象。因为,这样的男子能抗拒时间,坚持爱情。 我想,所有的观众,读者,甚至包括萨克雷自己,都为都宾苦尽甘来的圆满结局而高兴,但似乎有一个疑点,爱情的当事人之一爱米莉亚,到底爱不爱都宾呢? 是的,她应该爱!对这样优秀的富有牺牲精神的男子,不爱真是付了他;而且她的原来所爱是如此的浪荡无情,她幡然醒悟后如何不感受到都宾的真心? 但,爱恰恰只是爱,单纯的只与心灵有关,外界的一切,包括感恩,包括负心,都不会影响爱的存在,也不会催迫爱的来临。到底爱不爱都宾,只有爱米莉亚自己才知道。 答案可能是否定的。我知道,女人对待爱情有着一贯的犹豫不定,和“失去才珍惜”的特性。正因为她没有把握,自己到底爱不爱都宾;也正因为她很有把握,都宾一辈子都会对她好,所以她才可能让都宾空等她十八年。 即使她不爱他,也没有关系,与其怀抱虚幻的爱之空想,还不如倚靠着可以抓住的温暖安全的臂膀,这肯定会是所有女人的明智选择。我相信,她会在他漫溢的爱情海洋的浸润下,找到一个女人幸福的感觉。 这就够了。 我找出了小说里,关于他们在码头相见的情景,对于这样的纯美爱情场面,萨克雷竟也写得幽默有趣: “天气那么坏,船靠岸的时候周围一个看热闹的闲人都没有,连等着照看船上那几个旅客的管理员也不见。乔治(爱米莉亚的儿子)那不长进的小子也溜掉了。穿红里子大衣的先生上岸的时候,旁边没一个人看见当时发生的事情。大致的情形是这样的-------- 一位戴白帽子围白披肩的太太,身上滴滴答答地滴着雨水,张开两臂,一直向他走去。一眨眼的工夫,她就给卷在他的大意褶皱里面,用尽力气吻他的手。他另外一只手大概一面要扶着他防她跌倒,一面又要紧紧搂着他。她的头只到他的胸口,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原谅,吻我。。。。。。等等的话,大衣底下的情形真是荒缪得不成话。。。。。。 到了家里,爱米自己的帽子和披肩已经给佩恩小姐拿到过道里去,现在上前来帮忙解开都宾大衣上的搭扣-------如果你不反对,咱们还是跟着乔治去给上校预备早饭吧。 船已经泊岸。想望了一辈子的宝贝已经到手。小鸟儿终究飞进来了。它的头枕着他的肩膀,张开颤抖的翅膀,依依地偎在他的胸口。这是他十八年来日夜盼望的,苦苦思慕的酬报;现在已经得到了。这就是顶峰,就是顶点,这是最后的一页。再见了,上校。愿天保佑你,忠厚的都宾!再见了,亲爱的爱米莉亚!你这柔弱的寄生藤啊,愿你绕着粗壮坚实的老橡树重新抽出绿叶子来!” 最后这一句,不是所有女人期待的吗? 电影《VANITY FAIR》主演: 丽思 威瑟斯伯恩 (Reese Witherspoon) 詹姆斯 普尔弗伊 (James Purefoy) 罗莫拉 盖瑞 (Romola Garai) 导演: 米拉 奈尔 (Mira Nair)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