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那曾经的青涩恋情

那曾经的青涩恋情

红灯,行人匆匆;绿灯,车流不息。我想,这每个惶惑焦躁的面具下的人,有着怎样的过往,怎样的内心,怎样的曾经的青涩恋情?然后,会在怎样的时候想起。。。。。。 成都作家洁尘在评论张艾嘉的电影《心动》时对这种年轻时候的初恋做过很到位的描述,我想在这里做一个摘抄,望能唤起你对那段时光的回忆。 记住:那是我们的成长必不可少的一段。 那是我们共同的初恋。沈小柔是我们。当然,我们没有梁咏琪那么秀美,我们因食用淀粉过量而有些少女肥,脸圆圆的,闪着红扑扑的光;我们认真读书,认真做着父母要求中的那种女儿,“前途”两个字,一样横亘在心。但是金城武那样的林浩君出现在眼前,他可能是本校高年级新转来,也可能是外校的,偶然的光顾。总之,他出现了--------高大,挺拔、英俊、忧郁,话很少,不爱笑,一笑就是一汪湖,淹死人。莫名其妙的,就两情相悦,避开所有人,想办法抽时间背着书包约会,不过就是些笨拙的拥抱和一堆低声的傻话,说的竟是结婚以后是要男孩还是女孩,谁做饭谁洗碗谁倒垃圾谁收衣服。连接吻都不会呀,两个人的嘴紧闭着贴在一起,一听到脚步声就迅速闪开。这种故事发展到一定时候,总是会被父母和老师发现。真是天都塌下来了!一阵煎熬之后,两个人那年轻的脸上居然黑了眼圈,在教室走廊或操场边匆匆照面,两个人的眼神都伤得象只幼狮,想咬什么又咬不动。总得想个办法,找人传话,递条子,上面写‘你好吗?“,打上十个问号,十个惊叹号,象狱中的革莫道不消魂命同志。终于还是有那么几次短短的见面机会,用烦躁的口气商量着如何坚持。几次烦躁之后,开始吵了;几次吵了之后,终于一个说分手算了,另一个说分就分。电影里小柔和浩君吵到分手,一个说,是你说的哦,另一个说,你就是这个意思。。。。。。两个人脸一红,牙一咬,脚一跺,就分了。 我们可不就是这样和初恋干脆又草率地分开吗? 想起来了吗?想起那个浩君了吗?尽管你已经成了别人的妻,而浩君也是别人的夫。可是,岁月抹不掉这段记忆,当多年以后再见到她,你看他的眼光一定不同,你会象电影里的中年小柔对中年浩君说: 把头发剪了吧,那么老了,还留那么长。 然后,在深夜,你或是看了这部《心动》,或是看了某个小说,相同的情节让你想起那青涩,泪眼朦胧中,你听到闹钟滴答作响,你意识到,时间走了,青春不再。 有一句话,还记得吗?那是十七岁的小柔和十七岁的我们都问过的: 你喜欢我什么?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