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那一种歌唱

那一种歌唱

周六,在同事小玫的婚礼上,我听到了非常好听的羌族的《祝酒歌》。 那歌声浑厚、悠扬、婉转、奔放、由一桌子的男声合唱出来,有一种震撼人心的穿透力,听不懂唱词,但听得清那朴实真诚的祝福之意。 他们是新郎哥哥来自汶川的同事和朋友,那里是羌族自治县,他们当中有的人黝黑的面孔带有很强的藏羌汉子的硬朗轮廓,有的人是汉族,但可能在那边呆久了,血液里也凝结着这种奔放的豪情,也会唱出那么动听的歌曲。 他们首先围着新郎新娘唱歌,然后又来敬每一桌的人,好酒量伴着好歌声,叫人如何不一饮而尽?我问新郎的哥哥,这歌叫什么歌,他说是祝酒歌,羌族人逢酒必唱的歌,类似的祝酒歌有十多首呢。他们这次还远程带来了“咂酒”,就是一个酒坛里,插着很多长长的吸管,大家围着酒坛边唱边喝。他们本来还准备了篝火和锅庄,但成都这边的风俗是中午举行典礼,晚上客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多都散了,所以锅庄也跳不成了。 又是我无比神往的锅庄!记忆中,很多年前,在海螺沟的草坪上,一个演出团体在演出结束后,带着大家围着篝火跳锅庄。三个貌美如仙的藏族女演员在前面领跳,高大帅气的男演员夹杂在队伍中带动带动大家跳,合着悠扬辽阔的乐曲,大家边唱边跳,舞姿动人,歌声动人,你能发自内心地感受到与天地合一的豪迈与柔情! 那一场锅庄美好得几乎让我流泪,人生中能有几次这样的歌唱与舞蹈?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