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迟暮美人的爱情回忆

迟暮美人的爱情回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13/4/daiaimei,200602136485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13/4/daiaimei,2006021365340.jpg[/img] 青年杜拉斯 老年杜拉斯 迟暮美人总归是要回忆的,一则喜欢,二则可以回忆的东西多。 爱情是回忆的主轴,象杜拉斯在里那样的开篇: 当我年华已逝的时候,一天,在某个公共场所的大厅里,一个男人朝我走来,对我说:“我认识你很久了,人们都说你年轻时很美,我来是对你说,我认为你现在比年轻时更美。我爱你现在毁损的面容,胜过爱你年轻时的面容。” 还有结尾: 他给她打了电话,“是我。”一听声音,她就知道是他。他说:“我就想听听你说话。”他说:“是我,你好。”他是胆怯的,和从前一样胆怯。忽然,他的嗓音颤抖了。。。。。。他不知说什么好了。他又说了,他对她说,同从前一样,他还爱着她。他不能停止对他的爱,他将爱他,一直到死。 摄人心魄的词句,坚定地透出杜拉斯骨子里的牛。她俯视着回忆过往,目光如同她的文字一样,流泻出一种妖治和冷酷。不过她描绘出的这幕场景应该是所有女人的梦想。我认为,能说出这样话的男子,总归要些真诚坚持质朴等特质去堆积的,不然如何能面对那衰败的身体和容颜?毕竟象安德列斯那样小三十多岁,陪伴终身的男子,世上只有一个。 然后是一种谦卑的爱情,比如《艺伎回忆录》里,从一个贫穷的小女孩到闻名日本的艺伎,小百合用半生的时间去努力,只是为了接近一个男子。爱情的作用,类似于宗教,令她膜拜、令她坚持。当最后梦想成真的时候,语调是舒缓的,宁静的,一种小河流入大海的归依和柔情。多见于东方女子。 当我还是个女孩子起,我始终在梦想有一天主人比黄花瘦席会对我说他喜欢我。。。。。。如今,已过去了40年,我坐在这里回想同主人比黄花瘦席度过的那个夜晚,我感觉到的是我内心所有悲伤的声音都寂静无声了。不断的忧虑与奋斗,使我的生活如此生动。 自从和他在一起后,生活轻松愉快多了。我开始觉得自己象一棵树,终于在一块湿润、肥沃的土壤中深深地扎下了根。从前我从未有过机会想到我会比别人更幸福。尽管我必须说,只有我长期生活在一个心满意足的环境下,才能回忆过去,向人承认我从前所有过的多么凄凉的生活。 我无法向你说清楚,是什么在决定人的一生。对我来说,我倾入主人比黄花瘦席的怀抱,正如石头一定会掉在地上。我跌破嘴唇,遇到田中先生;我母亲死了,我被残酷地卖掉,。。。。。。都是流归大海之前的一条山岩间的小溪流。即使今天,他已去了,但仍活在我丰富的回忆中间。。。。。。 最令人激动的是《走出非洲》那样的回忆: 回忆镜头一:外出狩猎的旅途中,丹尼斯为嘉伦洗头,轻轻的揉搓表现出这个非洲草原上狮子一样刚烈强悍的男人内心的柔情,水一点点冲掉头发上的泡沫,逐渐清晰的是嘉伦的一双清澈明净的眼睛,湖水一样的眼睛点化出嘉伦悄然涨满的深情    回忆镜头二:草原之夜,四野一片寂静,只有留声机流泻出的莫扎特的单簧管协奏曲,在这优美的旋律中,丹尼斯揽着嘉伦,慢慢旋转,旋转,月光下,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回忆镜头三:丹尼斯驾着一架黄色飞机从天而降,将嘉伦带上了天空,两个人在蓝天上翱翔,他们在飞机上通过上帝的眼睛俯瞰美丽富饶的非洲大地,辽阔的草原上一群群奔跑着的羚羊,泛着阳光的湖面上一片片掠起的水鸟,陶醉在这美景中的嘉伦向坐在后舱的丹尼斯伸出了手臂,他们的手在高空中紧紧握在一起。 一个独立打拼的女人,经历过风雨,和一个男子邂逅相识,这个过程终归是动荡的、坎坷的、激情的,可贵的是这种爱情中的一种平等、一种尊重、一种在爱人目光里飞翔的状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13/4/daiaimei,2006021365214.jpg[/img][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13/4/daiaimei,2006021365259.jpg[/img]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