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这里,还是那里,这是一个问题

这里,还是那里,这是一个问题

十多天前,见人总是问,或被人问:国庆去哪里? 在这片崇尚乐子和自然的土壤里,似乎没人问你,出去还是不出去,每个人都会形成这样的思想定式:不出去的人是可耻的(好象孤独的人也是可耻的)。 因此,象哈姆雷特的问题,只会有一个: 这里,还是那里,这是一个问题。 我发现自己尽管是B型血,但在很多事情上有“一根筋”的特征,第一印象无比深刻,甚至不能撼动。 这表现在买衣、买鞋,买书,也表现在买房、买车,第一印象入心之后,任何关于其他东西天花烂坠的说辞都无法改变。我会用恰到好处的想象和渴望在它周围编织起一层薄而坚韧的膜,你休想扯掉它。恰到好处,是为了如果过度想象它的好,反而会在去了之后感到失望。这个度的把握,会让我维持对它的好感,容忍它的弱项,并且抵挡其他,我已非常精于此道。 因此,我会在你口水翻飞地褒彼贬此后,微笑地对你说:你说的的那儿确实很好,但是我,不去;你说的这儿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是我,还是要去。如果真的因为特殊原因去不了的话,那我真的会觉得假期白过了。 这次国庆出行,被我用心膜保护起来的地方,叫东拉山。 这段时间报纸上铺天盖地的旅行线路里找不到它的名字,一个正在开发的大峡谷。几个月前,我散步经过川报,看见橱窗里有很多旅行照片,其中有一幅,一截倒在水里的原木,急急流淌的清冽的水,然后是一枝红叶。。。。。够了,就是它,照片上写着:雅安,东拉山,并且有联系电话,我立马记在手机里。十天前,我就打过电话,问好了路线,一切准备就绪。 但是,现在很多可供选择的路线让人眼花缭乱:莲宝叶则,红原草原、若尔盖、花湖、新都桥、黑水。。。。。。并且,关于东拉山,有一个致命的弱点:现在的红叶还没红。 但是,我想告诉东拉山的是: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它。:em26::em26::em26::em211::em211::em21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29/4/daiaimei,200609297428.jpg[/img] 网上关于东拉山的图片.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