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这个有趣的老头儿

这个有趣的老头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4/4/daiaimei,200701247753.jpg[/img] 美国亨利 门肯的那篇著名散文《致威 格兰特书》里,关于人生意义的描述,我以为是我读过的最富有人性意味的,没有很多名人概述过的那么宏大和沉重。不过,这肯定和个人观点有关。 他是这样说的: “我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倾向于人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我对人生的全部了解仅在于-------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活着总是非常有趣的。” 想起,洁尘也说过,人生本来就是虚无的,写作是她搭救虚无的一条船。 人生是有趣的,那么有趣就是人生的意义所在,所以,那些把人生过得趣味横生的人,就是通透而智慧的人。正好重读了丘吉尔的《我与绘画的缘分》,不断地拍案叫绝,太好了,太好了,这个有趣的老头儿! 这个有趣的老头,不说他曾经显赫的职位和卓越的贡献了,他同时还是画家、作家(曾获诺贝尔奖金)、音乐美术评论家。一个人在一生中从这么多东西中获得乐趣,应该说在政治军事这等大事儿中他也能获得乐趣。最觉得他有趣可爱的一点是,德国莫道不消魂军队对伦敦狂轰烂炸时,他却在地下室里织毛衣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4/4/daiaimei,2007012471052.jpg[/img] 来看他怎么学画吧: “年至四十而从未握过画笔,老把绘画视为神秘莫测之事。”但他迈开了第一步,那就是大胆地在画布上涂鸦,“能够在一盒颜料中其乐陶陶,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他发现,绘画引他进入了一个美妙的世界; “对自然景色观察能力的提高,便是我从学画中得来的最大乐趣之一。人们会惊讶地发现在自然景色中还有那么许多以前从未注意到的东西。每当走路乘车时,附加了一个新目的,那可真是新鲜有趣之极。山丘的侧面有那么丰富的色彩,在阴影处和阳光下迥不相同;水塘里闪烁着如此耀眼夺目的反光,光波在一层一层地淡下去;表面和那边缘那种镀金镶银般的光亮真是美不胜收。我一边散步,一边留心着叶子的色泽和特征,山峦那迷梦一样的紫色,冬天的枝干的绝妙的边线,以及遥远的地平线的暗白色的剪影,那时候,我便本能地意识到了自己。我活了四十多岁,除了用普通的眼光,从未留心过这一切。好比一个人看着一群人,只会说“人可真多啊!”一样。” “最平凡的景物上你都能看见那么许多如此美妙的色彩。” “一个人被一盒颜料装备起来,他便不会心烦意乱或者无所事事了。有多少东西要欣赏啊,可观看的时间又那么少。” “作为旅游的一种刺激剂,实在没有比绘画更好的了。每天排满了有关绘画的远征和实践,——既省钱易行,又能陶情养心。哲学家的宁静享受替代了旅行者的无谓的辛劳”。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在精疲力尽消耗体力的情况下比绘画更使人全神贯注的了。不管面临何等样的目前的烦恼和未来的威胁,一旦画面开始展开,大脑屏幕上便没有它们的立足之地了。它们退隐到阴影黑暗中去了。” 最后,他是那么热情地、真诚地诱惑你进入那个世界: “假如你知道充满思想和技巧的神奇新世界,一个阳光普照色彩斑斓的花园正近在咫尺等待着你。惠而不费,独立自主,能得到新的精神食粮和锻炼,在每个平凡的景色中都能享有一种额外的兴味,使每个空闲的钟点都很充实,都是一次充满了消魂荡魄般发现的无休止的航行——这些都是崇高的褒赏。我希望它们也能为你所享有。”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