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超女眼泪

酣畅的超女眼泪

昨晚LIULANG双喜临门(妻子从非洲回来,母亲大寿),请我们在红星路孔亮火锅吃火锅,餐后选了一家茶楼,李凉粉,黄凉粉,还有LIULANG三人斗地主,我和阿袁在一旁看超级女声. 首先他们对我从凉粉叛变到了玉米表示惋惜,黄凉粉说他就住在张靓影家那幢楼的对面,你看这种人,别人出名了,就想尽办法去套近乎;其次,李凉粉竟然敢和我打赌,说李宇春要被PK出三强,赌价是一吨随我们点的饭.我从内心里感到震惊和悲凉,这家伙贵为金领,但对国际国内形势的判断是多么贫乏啊,他竟然没有看到玉米广泛的群众基础和强大的声势!我对他说,碰到我这种温柔典雅端庄的玉米是你的幸事,如果在宇春吧里,你还不得被玉米的唾沫淹死! 其实,说实话,我既是玉米又是凉粉,只不过,玉米的色彩要浓一些. 昨晚,从张靓影的妈妈讲述开始,我就对同志们说,快给我纸巾,我要开始哭了. 然后一个一个妈妈讲过去,我就一个一个流眼泪,当最后主持人宣布张靓影和何洁PK时,李宇春的神情已经出离的悲伤了,她超出常态地冲上PK台,紧紧拥抱着这两个从成都一路走来的小姐妹,久久不愿分开. 最后何洁出局,当超女们唱起那首朋友别哭时,李宇春和何洁这两个从川音走出来的姐妹紧紧拥抱在了一起,李宇春近乎抽泣的面容和表情深深打动了我,我的眼泪酣畅流下. 想起报纸上报道的一个细节,当初超女报名时,顺城大街排起了看不到边的长队,李宇春不想排队了,想走,被可爱的校友何洁拉住,来都来了,就等一下嘛.何洁也许不知道,她拉住的也许就是今年的超女冠军呢. 昨晚是春春的舞台,清新自然如栀子花开的她,因为眼泪而更显完美. 这就是民间推出的明星的魅力. 今早六点就醒了,一下子又想到了这一幕,眼泪顺着枕边流下. 这把年纪了,还可以这样为和自己无关的人和事哭泣,我觉得是一桩幸事.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