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语词的魅惑

语词的魅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15/4/daiaimei,2006091571450.jpg[/img] 最自然、最动人的语句,是以最简洁的动词把一系列变换不停的名词串在一起。 一个名词的美,是无数个形容词所不能换来的,因为它真实,它蕴涵了无数个形容词的可能,并且不能穷尽,带来你无限的想象。 来看看这段话: “我希望你和我一样学习在大理石的面板上和面粉、做鸡蛋,象我一样被菩提树上的杜鹃的四声叫声唤醒,沿着梯田散步,在葡萄园中歌唱,你也可以采摘成筐的李子,和我一道驱车去那些有着圆塔和天竺葵的山城,你也想看看橄榄头一天长出时的样子。来这度假的客人必定会热衷于这里的种种欢乐。你可以感受到滚烫的大理石雕像旁清凉的微风吗?我们可以象两个老农民一样坐在壁炉边,烤着厚厚的面包片,倒上新鲜的基安地葡萄酒。欣赏完一幅幅文艺复兴时期的圣母画像,我们从翁贝泰德沿着古老的道路回到家里,我会以大蒜和鼠尾草为配料给你煎一盘小鳝鱼。无花果下,有两只猫咪蜷伏着,我们也感到很凉快。我已经数过,鸽子每分钟咕咕地叫60声。我们房子上方山顶上的伊特鲁里亚石壁的历史却可以追溯到公园前八世纪。我们可以交谈,我们有的是时间。” 我在抄写这样的语词的时候,这些语词所散发出的安逸、闲适的毒性已慢慢通过手指向身体蔓延。如果你还是觉得有些空的话,那再看这一段: “我们可以拉上百叶窗上薄薄的亚麻窗帘午睡,架子上放着成罐的李子酱,菩提树下摆放着长条形的餐桌,房门边摞放着一堆篮子,它们是用来采摘西红柿、芝麻菜、野茴香、玫瑰和迷迭香的。” 如果你的神经足够抵挡这魅惑,还嫌差点味的话,那就来看这致命的一句: “当月亮穿过天平座的时候种植向日葵。。。。。。” 哈,美国作家弗郎西斯 梅耶斯的《托斯卡那的阳光下》就是这样一本充满毒性语词的书,去看看吧,很舒服地中中毒,也是一种幸福。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