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诗存内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4/10/4/daiaimei,2005041073812.jpg[/img]   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诗歌的成分,有一天有一刻会突然被唤醒。   唤醒我们的是,也许是一首歌,一首曲,一则戏,一个人.   白先勇说《牡丹亭》把每个人心中潜伏的那首诗都唤醒了。每个人心中的诗被唤醒了以后,那种诗境的美会久久地萦绕在你的心头,让你感到人世间莫大的幸福,这种感觉也许仅次于爱情.   第一次认真地听昆曲,是看杨凡的<游园惊梦>,恭泽理惠扮演的翠花在剧中反复唱的一些昆曲的片段,随着她精美温婉的扮相和姿态,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叹到,世界上还有这么美妙的音乐.   后来,看到白先勇\余秋雨为挽救昆曲写了很多东西,我惊觉,世界上喜欢这种音乐的人如此少,可能都是些经历过世事的沧桑老朽吧,我如此喜欢<牡丹亭>,难道也算这个行列?   算就算吧,喜欢昆曲没什么不好.   后来,和一个也同样喜欢<游园惊梦>的人谈到,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观点,那就是,当一首歌,一首曲,一则戏,一个人深深地打动我们的时候,实际上它是唤醒了我们内心深处的东西.喜欢里面的角色,是因为,那个角色在某种意义上和你幻化成了一个人.      <游园惊梦>唤醒我的,是那种幽怨的古典.   原来   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