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要睡几个觉觉才能见到你

要睡几个觉觉才能见到你

   “妈妈,我要睡几个觉觉才能见到你?”     直到现在,我还是会经常想起这句话,体味这句话,想起的时候,已经少了当日的酸楚与无奈,而全是细腻的柔情与幸福。     那是七年前刚来成都时,韵韵必须要住校,每次我把她送到学校,装着轻松地交给老师微笑着对她再见,大多时候她都低着头不说话在压抑自己,但有一次她终于爆发了,那天她一直粘着我,不肯和同学们玩,嘴唇在陡着,眼泪满是泪水,在我抬脚要离开的时候,她突然放声大哭,并紧紧抱着我的腿,抽泣着反复问:     “妈妈。。。。。。我要睡几个觉觉。。。。。。才能见到你?”           孩子那时候是用睡觉来衡量时间的,她一定每天睡觉前都在数着数,她知道她在睡了第三个觉觉之后,我有可能会去看她,而睡了第五个觉觉之后,就可以见到妈妈了。     而现在,这个曾经那么依恋我怀抱的孩子已经长成大孩子了,高我大半个头,短头发象个男孩子,正是青春叛逆心理期,现在送她到学校,她都主动地做一个很酷很干净利落的挥手动作:“好的,妈妈,拜拜!“     在家里,每当我要主动拥抱她的时候,她都会做出很不情愿的样子,而我知道我竭力拥抱她时的样子一定很好笑,因为我的头只能倚在她的肩膀上。     所以,我知道很多母亲还是喜欢孩子小的时候,他(她)那么柔顺地依恋与亲昵地弯在你的怀抱里,那是母亲与孩子之间最美妙的感觉,是上天给予的最好的爱,它把一个女人最细腻温柔美好的一面挖掘出来。     孩子在长大,作为母亲来说,这种柔情心理就会慢慢地变硬,但她还是试图挽留这种柔情,没有了肢体语言的亲昵,还有其他语言,比如美食,比如旅行,比如文字,还有口头的交流,我似乎明白了我现在这么迷恋厨艺,是因为我想用美味去拥抱我的韵韵。        “妈妈,我要睡几个觉觉才能见到你?”     我喜欢、迷恋这句话,它会永远在我心里,勾起我做一个母亲的全部幸福的感觉。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