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菏塘有多香,青蛙就有多忙

菏塘有多香,青蛙就有多忙

下午五点多出发,去菏塘月色。 荷花已开过了,荷叶密密麻麻地挤着,莲蓬慵慵懒懒地支着。 浮萍水绿水绿地展开,成了荷叶与莲蓬的背景。 走在田埂上,妈妈和文文摘了好多“官司草”,还有竹沥,文文把竹沥扯成一节一节,然后连在我们的眉毛上,就成了竹沥眉毛。 奔着晚饭去的,在农家乐点了荷叶稀饭,凉面,馒头,苦瓜、空心菜、卤竹笋,当然还带了叔叔们从荣县带来的大餐——蛙。 微风吹来,荷塘的香味令人醉啊,那是一种甜甜的,柔柔的,浓浓的,融合巧克力与葡萄酒的那种味儿。 那老板竟然知道我的姓,姐呀姐的叫得欢,后来才想起是一个同学的亲戚,哈哈,这顿饭又多了一个味道。 共同想起韵韵,此刻她正在军营里训练呢,五分钟的用餐时间她如何能适应?还有,那被子如何能叠得方方正正? 饭后沿着荷塘散步,小青蛙们就在田埂上蹦蹦跳跳,文文的爸爸捉了一个放进塑料袋里,说回家放进金鱼缸里和金鱼做伴。 买了一束莲蓬,吃莲米,熬稀饭;买了一个葫芦,还有一盆吊花。 在车上,那塑料袋里的青蛙竟然跳出来,在众人身上蹦跳了几下,就消失踪影了,文文说,让它回家吧,好可怜哟,它想它的爸爸妈妈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27/6/daiaimei,2006082710548.jpg[/im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