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8/daiaimei,20061126152037.jpg[/img] 她是《浮生六记》作者沈复的妻子,也是书中的女主角,是沈复以爱的笔触在第一章《闺房记乐》中着重记述的一个女人,是被林语堂大师誉为“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 林语堂在后序中这样写道: “她并非最美丽,但是谁能否认她是最可爱的女人?她只是我们在朋友家中遇见的有风韵的丽人,因与其夫伉俪情笃令人尽绝倾慕之念,我们只觉得世上有这样的女人是一件可喜的事,只顾认她是朋友之妻,可以出入其家,可以不邀自来和她夫妇吃饭,或者当她与她丈夫促膝畅谈书画文学腐卤瓜之时, 你们打瞌睡,她可以来放一条毛毡把你的脚腿盖上. 也许古今各代都有这种女人,不过在芸身上,我们似乎看见这样贤达的美德特别齐全,一生中不可多得.你想谁不愿意和她夫妇,背着翁姑,偷往太湖,看她观玩洋洋万顷的湖水,而叹天地宽,或者同到万年桥去赏月?而且假使她生在英国,谁不愿意陪她参观伦敦博物馆,看她狂喜坠泪玩摩中世纪的彩金抄本?...... 他们两位平常的雅人,在世上并没有特殊的建树,只是欣赏宇宙间的良辰美景,山林泉石,同几位知心友过他们恬淡自适的生活-----蹭蹬不遂,而仍不改其乐.他们太驯良了,所以不会成功,因为他们两位胸怀旷达,淡泊名利,与世无争. 我相信淳朴恬适自甘的生活(如芸所说”布衣菜饭,可乐终身”)是宇宙间最美丽的东西.” ……… 大段抄录林语堂的这段话,是觉得他作为一个男子,把一个清代女子总结得非常精彩.很多年前,我是先看了林语堂的序才去认真看这本书的,这么多年了,也只认真读完过写芸的第一章.这样恬淡的书,也真只有心绪宁静的时候,才能读下去. 一个女人,怎样才能叫做可爱?在芸身上,有清丽,有知识,有美德,有恬淡之心,有爱美之意,这些都是基石,但我认为,让众人觉得一个女人可爱的关键,应该是她的情趣. 有情趣的女人会以一种无形的力量,让一个家庭鲜活生动,让本已爱慕她的丈夫,更能从她灵动盎然的心智变幻中感受生活的无限快乐,让家庭中的人因为围绕着她,而感到美好幸福. 我想起冯亦代给黄宗英的情书中,将黄宗英评价为”心智与身体的尤物”,我想,这也应该是沈复对芸的评价. 他们夫妻二十三年的情意,被沈复以动人的笔触记录下来,也让后世之人,也知道了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女人. 她的名字叫芸.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8/daiaimei,20061126152229.jpg[/img]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