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自由

自由与奢侈

又一个身边的同事辞职了,她对我说,太累了,干了十多年的银行工作,早就烦了,现在只想休息休息,回家照顾一下生病的老父亲,然后陪陪好久都没关心过的儿子,自己去去想去的地方,休息够了,再考虑工作的事情. 上个月我和她一起去开会的时候,还谈起分行另一个同事辞职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快,她就在自己身上实现了.说实话,我认为这个年龄的人要走要留,肯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都有很充足的理由,因此再说劝留的说实在没有用处,这个时候更多的是,除了祝福还是祝福. 不过,我非常佩服她的勇气,至少在没找到去处的时候为休息而辞职,这一点不是很多人能做到的. 我最近特别喜欢成都女撰稿人西门媚的博客,看了她的博客以后,心情特别凉爽和平静.她在她那带花园的房子里种树,种花,种草,种菜,养鸡,养鸟,然后把心得写出来拿出去发表.她还会画画,每张画都清凉如怡,难怪她的博客起名叫神仙记.但后来看了她的一篇短文,知道她并非我想象中的富裕之人,她也有她的烦恼,比如经济,每个月的社保和按揭. 她说,如果要自由,肯定是要放弃奢侈的.但如果在节约着过自己个人的日子,抑或是挥霍地过着公共日子中选择,她当然选择前者。她谈的奢侈,跟富人的奢侈并不是同一个概念,她指的是交际应酬,以及并不十分必须的开支。现在,她在外旅游吃饭看电影之类活动已经极大缩减。朋友间相聚一般也都选择普通消费的地方,AA制。她说,身边许多朋友其实都更看重精神的自由,愿意为这些付出物质的自由。 西门讲出的话一直是我多年来内心激烈斗争的东西,其实每个人都可以过简单生活,那真的不需要多少钱,但,同时又丢舍不下很多世俗的东西,比如好车好房孩子的好学校好前程等等,为了这些目标,我们必须要放弃自由. 而对于我来说,选择自由还有另一个阻碍,那就是,当闲下来的时候,我可以心静吗?每天为社保按揭烦恼,能有神仙般的心情吗?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用什么找到自信,这可是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心理支柱. 所有,我不能当一个自由的人,只得把那种向往留待以后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