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绵长而忧伤的思念

绵长而忧伤的思念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25/4/daiaimei,200607257358.jpg[/img] 看完我喜爱的成都女作家洁尘写的第一部长篇《酒红冰蓝》,进一步证实了我的观点: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思念,美丽而纯净,绵长而忧伤,贯穿一生,也会决定一生。在保护这种恋情的所有方法里,可以肯定的是,相聚不是最好的一种。 她称他“南南”,他叫她“姐”,高三女生和高二男生就这样早恋了,如栀子花一般的清香。不过是晨跑时一个拍肩的动作,不过是公共汽车站那相互找寻的目光,不过是晚自习后回家路上的匆忙拥抱,十几岁孩子能想出来的爱情方式,那么细微紧张,但却美好,无数次出现在他们成佳节又重阳人后各自生活的回忆里。 也是一句赌气的话,他们就此分手,各自经历男人女人,各自成为男人女人,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没有想到,内心深处对对方却是无尽的愧疚和思念。但是,他们谁都无法放下自尊找寻对方,以后的每次邂逅和短暂的相聚,除开见面初期那疯狂的爱恋之外,其余时间全是争夺自尊至高点的战斗,两个彼此深爱的人,互相猜忌、互相伤害,发誓离开,但又忍不住在一起,然后循环往复。 最后的色彩是明丽的,洁尘还是让他们在一起了,一封来自北京的信,点燃了他们相聚的火把。洁尘后来在一个访谈中说,因为这部小说最早是应“禾林丛书”之邀而写的,而禾林的宗旨就是温暖向上的爱情,但是这个结尾肯定不是洁尘的真实意图,谁都知道,他们在一起的结果,是一样的。 这是人性的弱点,也是男人和女人的弱点。 我喜爱的张艾嘉的《心动》也是这样的,他们可以相爱,可以彼此思念,但最好不要长久地在一起,不然,爱会消散,也会消失了—— 那绵长而忧伤的思念。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