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继续和谐

继续和谐

一回到家,看到大家把我的那首深情款款、诗意缱绻的《我在山野间布下我的网》演变成“母蜘蛛为什么要吃掉公蜘蛛”的生物学讨论完后,又继续就“和谐”这个主旋律问题讨论得可热烈了。 连浪浪也要让他家的老鼠和伐客家的老鼠走亲戚了,好一幅以鼠串连起来的其乐融融的和谐图景啊! 本博,一直以琴棋书画、优雅纯静的小资风格屹立于成都双楠小区碧云天博客之林,但近来也对猫和老鼠之类的话题感了兴趣,哎,月亮也是人嘛!也是要食人间烟火的! 下面给出他们昨日讨论成果,抛砖引玉,希望继续。 先介绍一下讨论主角: 文涛:著名工笔画家,蜀盘谷压寨夫人,山东美女,目前对养鼠很有兴趣。 伐客:著名养鼠专家,兼业务撰稿人 浪浪:著名潜水运动员(一般不在博里说话),我的同学,,正在对养鼠有兴趣   易道:著名IT界、教育界人士,擅长以诗评博       蜀盘古:著名国画家,目前画风由专攻墨竹转向墨鼠       木瓜:著名文青,游历世界各地,熟知全球鼠之生存状况   文涛:伐客喂老鼠,用生米还是熟米?   伐客:嘿嘿,文涛幽默,煮熟的米那叫饭饭。 文涛:我们继续交流养耗子的经验——伐客家耗子喝水的问题如何解决? 伐客:看来文涛对养耗子比较有兴趣,我只好含恨讲解下: 关于耗子的饮用水问题,我也一直在考虑。它们每天干哽了那些米米,会不会便秘?后来发现,其实我多虑了,洗菜池里面有余水啊。尽管水不多,人类的几小滴却是鼠类的几大口。(多么经典的名言) 未经月亮姐姐同意,咋把人家的私人空间开辟成聊天室鸟?不好吧! 浪浪:前夜,酣梦中被来自卫生间天花板上剧烈的"吱吱"声及"板"的声音惊醒!翻身下床直奔事发地点——伐客先生,贵夫人不用担心,您家曾经的鼠娃已经有了自己的家了。由于新近入住,没来得及正式谋面,不过从墙角的足迹及“板”声来判断,已经茁壮成鼠,并且家有娇妻。今日阅读大作,自当完善规章制度,添够大米,备足塑料袋,和谐共处了。另外,适当的时候,也让他们走走亲戚? 文涛:伐客多虑了,月亮不会生气的,呵呵。我们没有聊天啊!一直在认真地讨论养耗子的学术问题。我认为耗子随便在洗菜盆里解渴,给尊夫人增加了消毒的工作。要不要给耗子家接上自来水?哈哈。 月亮:大家讨论吧,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对了,伐客,我关心的是,一旦鼠辈小年轻青春萌动,开始恋爱时,你是否考虑出借你家客厅、花园或者是咖啡杯呢?     伐客回答诸位:    浪浪:看来你是明白了治国之道。治人如治水,宜疏不宜堵。孙子曰:凡用兵之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不战而屈人之兵,此为上计。另外,你家的耗子若有配种计划,请与我联系,我处有种鼠若干。    文涛:关于消毒问题你又多虑了。家养的耗子比较干净,相比而言,人毒猛于鼠,到底谁怕谁?    月亮:关于年轻鼠的教育问题,我想交给它父母来管教。若有违章行为,拿它父母问事。       易道评价诸位: 河蟹社会鼠香门第     蜀盘谷:为鼠代言:         身躯弱小敢何求 窃食无须骂未休         权势被他人占尽 老子如何不去偷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