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经典补课之《幽梦影》(四)

经典补课之《幽梦影》(四)

在内心里,需要真正能够让自己平静和明确的文字。但它们大部分只能来自于一些经典古老的文字,似乎和喧嚣的当今世间失去了联系。                ——安妮宝贝《素年锦时》   花之宜于目而复宜于鼻香,梅也、菊也、兰也、水仙也、珠兰也、莲也;止宜于鼻者,橼也、桂也、瑞香也、茉莉也、木香也、玫瑰也、腊梅也。余则皆宜于目者也。花与叶俱可观者,秋海棠为最,荷次之。海棠、酴箝、虞美人、水仙,又次之。叶胜于花者,止雁来红、美人蕉而已。花与叶俱不足观者紫薇也、辛夷也。 (这样一种观花赏叶的心境多么难得!)   高语山林者,辄不喜谈市朝事。审若此,则当并废史汉诸书而不读矣。盖诸书所载者,皆古之市朝也。   云之为物,或崔巍如山;或潋滟如水;或如人;或如兽;或如鸟毳;或如鱼鳞;故天下万物皆可画,惟云不能画,世所画云亦强名耳。 (不拘于一种定式的东西是最不能以定式来把握的,这也正是其魅力所在,云是,人心也是)   值太平世,生湖山郡,官长廉静,家道优裕,娶妇贤淑,生子聪慧。人生如此,可云全福。 (今人的全福可比古代的全福要复杂多了,标准也更细,比如什么样的钱,什么样的车,什么样的房,什么样的美人,什么样的孩子等等,但还是不及古人那么简单纯粹)   养花胆瓶,其式之高低大小,须与花相称。而色之浅深浓淡,又须与花相反。 (以如此艺术情致来生活,生活便无时无刻不美好)   春雨如恩诏;夏雨如赦书;秋雨如挽歌。 (难道古代冬天不下雨吗?在我看来,冬雨才是最令人寒悸,最不能忍受的雨)   十岁为神童;二十三十为才子;四十五十为名臣;六十为神仙,可谓全人矣。 (六十为神仙?想起李银河的文章《盼望六十岁的生活》,那么,神仙般的生活就是:自由,并发现自己最喜欢的事。)   武人不苟战,是为武中之文;文人不迂腐,是为文中之武。   文人讲武事,大都纸上谈兵;武将论文章,半属道听途说。   斗方止三种可存:佳诗文一也;新题目二也;精款式三也。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严重同意,真性情的人才可能痴,才可能趣,又痴又趣的人才是有真魅力的人,是我们喜欢并接近的人)   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 (莲得到的宠爱太多了,从古到今,所以,也就不觉得它有多全面了!)   著得一部新书,便是千秋大业;注得一部古书,允为万世弘功。   延名师,训子弟;入名山,习举业;丐名士,代捉刀,三者都无是处。 (举业是何意?)   积画以成字,积字以成句,积句以成篇,谓之文。文体日增,至八股而遂止。如古文、如诗、如赋、如词、如曲、如说部、如传奇小说,皆自无而有。方其未有之时,固不料后来之有此一体也。逮既有此一体之后,又若天造地设,为世所应有之物。然自明以来,未见有创一体裁新人耳目者。遥计百年之后,必有其人,惜乎不及见耳。 (张潮的期待,圈圈、文涛、易道、伐客、还有我的老同学YANGYI要多多努力啊!)   云映日而成霞,泉挂岩而成瀑。所托者异,而名亦因之。此友道之所以可贵也。 (哈哈,那么,和朋友们在一起,是不是“既是云,也是日,既是泉,也是岩?”,多么有诗意的朋友别称!)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