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经典补课之《幽梦影》(五)

经典补课之《幽梦影》(五)

    象我这样读书速度的,真是世间少有,想起来读一阵,中间被穿插了无数的其他五花八门的东西。     就好象一个话题主干,在枝杈被岔开,岔得很远,几乎找不到回来的路。     但是我找回来了。     继续学习。   大家之文,吾爱之、慕之,吾愿学之;名家之文,吾爱之、慕之,吾不敢学之。学大家而不得,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也;学名家而不得,则是画虎不成,反类狗矣。 (看来看葫芦画瓢,也是不能随性的)   由戒得定,由定得慧,勉强渐近自然;炼精化气,炼气化神,清虚有何渣滓。 (实数高难)   虽不善书,而笔砚不可不精;虽不业医,而验方不可不存;虽不工弈,而楸枰不可不备。 (虽不会拨琴,而琴不可不买也)   方外不必戒酒, 但须戒俗; 红裙不必通文, 但须得趣。 (涨潮已经无数次把“有趣”二字作为女人的第一要义了)   梅边之石宜古;松下之石宜拙; 竹傍之石宜瘦; 盆内之石宜巧。 (真是难为了那些石头,还得择地而生)   律己宜带秋气;处世宜带春气。 (喜欢这句,满面春光,满心秋凝)   厌催租之败意,亟宜早早完粮;喜老衲之谈禅,难免常常布施。   松下听琴;月下听箫;涧边听瀑布;山中听梵呗,觉耳中别有不同。 (所以欲学琴的人,还得先种一棵松树)   月下谈禅,旨趣益远;月下说剑,肝胆益真;月下论诗,风致益幽;月下对美人,情意益笃。 (这句可作中秋月饼的广告词,最后加一句:月下尝饼,香味益妙。)   有地上之山水,有画上之山水,有梦中之山水,有胸中之山水。地上者妙在丘壑深邃;画上者妙在笔墨淋漓;梦中者妙在景象变幻;胸中者妙在位置自如。 (画不出笔墨山水,就在梦中、胸中藏山水吧)   一日之计种蕉;一岁之计种竹;十年之计种柳;百年之计种松。 (那就四种都种,体验岁月的变换)   春雨宜读书;夏雨宜弈棋;秋雨宜检藏;冬雨宜饮酒。 (显然现在正是饮酒时)   诗文之体,得秋气为佳;词曲之体,得春气为佳。   钞写之笔墨,不必过求其佳,若施之缣素,则不可不求其佳;诵读之书籍,不必过求其备,若以供稽考,则不可不求其备; 游历之山水,不必过求其妙,若因之卜居,则不可不求其妙。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