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经典补课《幽梦影》(一)

经典补课《幽梦影》(一)

国学古文经典一直没有系统地读过,觉得应该好好地补补课,不是赶时髦,而是越来越感受其博大精深,浸润其中,并且能体会到一种恬静的幸福。正如董桥说的:“读诗读词我是到老不敢荒疏,生怕失去默化的潜长。” 各位不要嫌我聒噪,我准备一周读一点,找出我有感悟的句子,随便写两句。就从清代《幽梦影》开始吧.     幽梦影(一)          张潮   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   经传宜独坐读;史鉴宜与友共读。   无善无恶是圣人;善多恶少是贤者;善少恶多是庸人;有恶无善是小人;有善无恶是仙佛。   天下有一人知己,可以不恨。不独人也,物亦有之。如菊以渊明为知己;梅以和靖为知己;竹以子猷为知己;莲以濂溪为知己;桃以避秦人为知己;杏以董奉为知己;石以米颠为知己;荔枝以太真为知己;茶以卢仝、陆羽为知己;香草以灵均为知己;莼鲈以季鹰为知己;瓜以邵平为知己;鸡以宋宗为知己;鹅以右军为知己;鼓以祢衡为知己;琵琶以明妃为知己……一与之订,千秋不移。若松之于秦始;鹤之于卫懿;正所谓不可与作缘者也。   为月忧云;书忧蠹;为花忧风雨;为才子佳人忧命薄;真是菩萨心肠。   花不可以无蝶;山不可以无泉;石不可以无苔;水不可以无藻;乔木不可以无藤萝;人不可以无癖。   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风声;水际听内乃声;方不虚生此耳。若恶少斥辱;悍妻诟谇;真不若耳聋也。   上元须酌豪友;端午须酌丽友;七夕须酌韵友;中秋须酌淡友;重九须酌逸友。   鳞虫中金鱼;羽虫中紫燕;可云物类神仙,正如东方曼倩避世金马门,人不得而害之。   入世须学东方曼倩;出世须学佛印了元。   赏花宜对佳人;醉月宜对韵人;映雪宜对高人。   对渊博友,如读异书;对风雅友,如读名人诗文;对谨饬友,如读圣贤经传;对滑稽友,如阅传奇小说。   楷书须如文人;草书须如名将。行书介乎二者之间,如羊叔子缓带轻裘,正是佳处。    我喜欢的几句:   天下有一人知己,一与之订,千秋不移:这一生是否有知己,是否千秋不移?也许可以多种摄略,但必须有一种最持久最根本的物或人陪伴,不然会有草木无根之虚浮之感。   人不可以无癖:生活中喜欢那种有爱好有个性的人,而他们往往也具有真性情,和他们在一起,人生的趣味多多,而我们自己是否也可以多些癖好,让真性情回归。   友与书:能交各种朋友固然很好,不过我更喜欢这样一种看人的态度,能从世上的万般人中读出各种不同的味道。智慧。   楷书须如文人;草书须如名将。行书介乎二者之间,如羊叔子缓带轻裘,正是佳处:书法是与人紧密相关的,是作者和观者自己的表达,楷书、草书、行书无所谓高下,哪一种更适合写与观的人的心境,也许就更喜欢。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