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细腰

细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26/4/daiaimei,2005102661143.jpg[/img] 一个年老男人的内心,“她”占据怎样的位置? 池莉的《细腰》、叶广苓的《梦也何曾到谢桥》、还有素素的一篇写老上海自己家族恩怨的小说(我记不清楚名字,好象是《前世今生》),都有这样的描写,而这些描写,恰恰是全文中最动人的。 家对一个年老的男人是至关重要的,那是安稳地终老的地方,这个时候的男人对妻子,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依赖(不管过去多么的威风八面、浪荡风流),男人的脆弱在这里。不过那是人之长情。 但午夜梦回时,他会想到那个“她”。 细腰的描写反复出现在一个老男人去看一个独居的老女人的时候(他许下的空诺让女人等了一生)。昏暗的灯光下他们静静地坐着,她双膝并拢,两脚相偎,削肩细腰,十指纤纤,神情柔和宁静淡泊空远。她就这般古色古香地坐着,把那柔和宁静淡泊空远源源不断传送给老人........(池莉的《细腰》); “父亲”带着女儿作幌子去看谢娘,吃谢娘做的杂酱面,然后边帮着做家务边唠叨闲话,焕发出女儿从不曾见过的细致和温柔,但谢娘孤寂地死去的时候,女儿却诧异父亲什么都没说,反而陪着太太去看戏(叶广苓的《梦也何曾到谢桥》); “外公“的葬礼上,一个黑衣女人悄悄来告别,然后离去,谁都知道她是谁,但周围那么寂静(素素的小说)…… 男人真是很复杂的动物,他们牢牢地抓住家不放,但“她”却牢牢地占据着心的一块儿。如果说家是实在的,“她“就是虚幻的,是冷山处清冷的月光,是暗夜里悠扬的弦子。。。。。。虚与实的交错,深篆在他苍老的皱纹和浑浊的目光里。 “她“的形象是端庄美丽古典清雅的,那旗袍包裹下的细腰,是男人关于美的理解的全部诠释。男人心中美的标准,可从他心爱的女人身上看到。 那盈盈一握的细腰,会是他离开人世时的最后一点牵挂(即使在全家老小聚集在床前送别时)吗? 只有他知道。 或许,她也知道。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