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纯爱

纯爱

记得2月份著名学者冯亦代去世的时候,我在博客上写过一篇《情感的枝节》,意思是冯亦代尽管和黄宗英有那么深挚的黄昏恋,但最终他还是和前妻郑安娜葬在一起,因此黄宗英只是他一生情感的一个枝节。 《纯爱》就是这段枝节的动人记录,两位老人在300余封往来情笺、40万字的书信中,诉说对彼此的思念,文字间的激情和浪漫。同时,他们交流学问,谈文学,谈英语,谈最近学到的新知识,谈对人生的看法,虽然是情书,但内容十分丰富,次数也很频繁,有时一天内会写三封信。 情书我没有看完,但大致浏览了一下,都让我感叹不已。当爱情发生在两个老人身上时,那奇幻的力量让他们比年轻人都要浓烈。所以,爱情可以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发生在人的任何年龄,广博的知识、文化、品味,可以赋予爱情中人更加丰富深挚的感受和内蕴。 让我最感动的是黄宗英在序言中对已逝去的冯亦代说的那句话: 亲爱的,我们将在印刷机、装订机、封包机里,在爱我们的读者群中、亲友们面前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了。你高兴吗?吻你。 ----愈加爱你的小妹。 情书摘抄: 黄宗英给冯亦代———— 你可真是个活宝,怎么可以如此这般迷一个女人呢?你以前曾这样爱过吗?我的宝贝?告诉我,这是你有生以来第一次这般成熟而年轻的爱,不是吗?但我害怕你爱的是幻想中的我,梦中的我,而实际中,我又极一般,和所有曾经美过的女人一样就特显得老,但也幸亏老了,不是吗?只有到了这般年纪,年龄的差距才不成为天然的障碍。 冯亦代给黄宗英-------- 信中说要我陪你,我当然会以我的爱,我的温存,我的吻,我的抚爱来陪你一辈子。你喜欢你的胖胖的我,我也喜欢我的胖胖的你,我们在这世上不再孤独,我们是爱哥哥和笑妹妹。 不用形容词比用形容词亲切得多,因为那些形容词都是镜中花水中月,不用形容词就像我在你身边叫你一样,你听到了吗?我以后就叫你小妹、宗英,那是公开的叫法,屋子里便叫你娘子,同意吗?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