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越来越觉得,等,是一种最好的状态。 年轻时,很积极地、主动地去找寻、去追求很多东西,过程却是惶惑、急迫、浮躁的;越到后来,发现,最好的东西往往是等来的,那种感觉,如树的根部终于等到了自己喜欢的那片落叶。 平静、幽深、美好,柔润,温和,长久。 是你的,总归是你的,不必去刻意找寻,他(她)或它,有一天,肯定会来到你的身边。   关于等,我想起冰心告诫铁凝的关于女人另一半的说法: “你不要找,你要等。” 还有洁尘关于一个人的描述,散发出一种静止并且智慧的芬芳: “他在我的印象中,就是这么把干爽的、同时也是坚硬的东西放进了一湾秋水之中。……一个认为人生的最明智的态度是等待,而不是寻找的人,是有着一种在人们常识范围之外的震憾力的;人们熟悉这样一个道理:对于马来说,奔跑是应该的,跑得又快又久是值得赞许的,但是,再没有什么比那骤然站住更显马的力量的。如果把这个道理真正地延伸出去,而不仅仅拘泥字面意义的话,是可以用来理解他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