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离心不太远

离心不太远

有时候,觉得文字离心很远,触摸不到。 这个时候,对文字,就不那么喜欢。 春节过后,特别是现在,有了很多变化,人的变化,事的变化,心情的变化。总是要等到热热闹闹、圆圆满满地打完上年的总结后,那些早已酝酿的变化才端出来,然后开始新的一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年之变也在于春吧。 是吗?太突然了!每每听到变化,也就说得出这两句,然后看着内心的涟漪激起、漾开、缓和、平静。 阳光很好,中午在街上走着,暖暖的,春天真的来了,看着小店里嫩色的春装,柔柔地挠着郁闷了一冬的痒痒肉,禁不住要进去试一试了。 回家路上听着秦妹儿在交通台的饮食节目里,用中江话油爆爆地说着哪哪的“鲍鱼火锅”,“涮羊肉”,“青油火锅”好吃,然后是韵韵打来电话让我给她买盘餐市的卤鸭舌,然后听着许美静《城里的月光》,然后想起小黄恋爱了,新任女朋友长着幸福的“游泳圈”;然后想起阿袁要过生日了,定好了腐佳节又重阳败的“领地”请我们吃饭;然后想起开春了,要去阆中去柳江去平落,拍春天的景色;然后想起,自己拍的照片得到夸奖,要学学摄影;自己还要快走,练身材;想起要看很多很多书;想起要写很多很多文,看很多很多碟。。。。。。 都是些让人高兴的事啊。 人,其实内心是期待一些变化的,怅惘是变化来临时必然的情绪。还好,经过了这么多年,面对变化还是有很多感慨,很多伤逝的回忆,神经还没有麻木。 新的一年,有那么多让人高兴的事,并且可以做那么多自己喜欢做的事。 期待,只要离心不太远。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