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瞎想

瞎想

  我老瞎想的是,自己退休后做什么事情呢? 以前想过很多,上老年大学,学画画,学古筝、学钢琴、学心理咨询,学烹饪,学中医,学按摩推拿,现在让我着迷的是,退休后当老师,我要讲的课是“生活艺术”之类的,把我会的东西全部拿上阵,应该可以把那些稚嫩的大孩子们迷住吧,呵呵。那天,看到报纸上关于世界各地纷纷掀起中国国学热的信息,我立马来了精神,我如果可以去做老师就好了,一来可以去世界各地旅游,当然更重要的是泓扬我们中国的文化,但又一想,自己国学国学没系统读过,英语英语已退到初中水平,那还不把人家老外讲得云里雾里? 但是我还有很多很多年可以准备啊,那个时候我准保就成了英语讲得溜唰的国学专家!我都想见自己在讲台上“激扬文字”的样子了,那感觉真是太好了! 这种感觉,还有点考大学填志愿时候的激动呢,当然已完全不同的是,没有了那种绝对不能选错的惶恐与责任,更多的是一种恬静的淡然,对于人生更多的经验与把握,从容与自由的心态。 这样一瞎想,立马觉得人生很亮堂!我是不是应该重拾英语了呢? 糟了,了解我的人又该说我“猴子掰苞谷”了,不仅做的事情是,而且连梦想也是,拣一个,丢一个!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