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相逢

相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1/11/daiaimei,200605212160.jpg[/img] 依然是王小卒的电话打头,然后是游小欣,杨小一,都为周日在华西医科大学复旦校友聚会的事,问清了他们都去,还有张小梅、吴小科等都去,我才摆谱说:盛邀之下,当然前往。 其实,这样的聚会也就冲着这么几个人去的。虽然不过是打趣笑闹不是喝就是吃,但那说话的姿势,看人的眼神,玩笑的方式,静静品来,竟有一种重回菁菁校园的滋味,闪烁着青春的光亮,乡情与亲情,执着而隽永,不及厌倦,已掉入感动的怀抱。岁月里和我一起慢慢长大的他们(她们),每次相见,眼神里满含体贴与敏感,幽默与智慧、宽容与关爱。二十一年的相识,依然柔软的心底,还保持着轻微而敏感的触觉,等着捕获那无数细致入微的情节。。。。。。 火车上的扑克,一号楼的座谈,电工系的美女,公车站旁的送行,持久执着的单恋,某某家的油条豆浆。。。。。。85年到89年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他们帮我记着呢。记忆的堆积,情感的散发,慢慢听见内心的声音如风吹过。。。。。。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16 Comments

相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4/23/4/daiaimei,200504237163.jpg[/img] 如此多的灯,如此亮的灯,人间的四月,应该会有怎样的相逢? 在锦里这样的青石板路上,我想起里的著名场景:少年的太平公主在盛世长安的街头,为寻找同伴,一个个揭开穿梭路过的人脸上的面具,终于,在一张面具下的脸上,她找到了一世的爱情和一世的痛苦.她(周迅扮演)和他(赵文喧)相视一笑地走过....... 在女人心中,有多少类似的场景值得一辈子珍藏? 韶华要走就走吧,请让我保有这份刻骨铭心,借着这样的古朴街道,我永远在心底 期待着与你的相逢 以下是很多年前写的一篇关于这一幕场景的短文. 尘世,无常,面具下的一张脸,一世的理想。 长安盛世,最美丽浪漫的场景;两个人,太平和薛绍,公主与小生;两张脸,泪眼对笑颜;凝眸,爱的激越与宽厚的释然。那张脸春光明媚,那乐曲悠扬而忧伤,那情景恍如梦中:于千万人当中,没有早一个,没有晚一个,就是他,面具下的那张脸,不管死生不管祸福,成就了一世的爱情。 爱情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这是真理,只是这心血来潮很难抵御无常的世事,最深挚的感情同时也是一把带血的刀,当爱化成恨,恨化成爱。 所以,我情愿只要这一瞬。 薛绍,你微笑着转身离开的一刹,我也爱上你了,比太平更甚,就象在昏昏俗尘中一阵清风拂过,一屡阳光射来。那张脸在我心里印过千遍万遍,只不过是他,借赵文喧的脸,唤起深藏心底的我的爱,我的理想。 我多想,穿上那华丽的长服,静静地守在长安街上,不要前世,不要来生,只要这一瞬。 屠有暗香盈袖杀、死亡、谋略、斗争,当《大明宫词》的帷幕落下,这张温暖的脸盖住了血腥,有爱多好,让我们穿过伤心、失望、残酷之地,看到阳光升起的地方。 什么时候,我也能在真实人生里,找到那一张属于我的面具下的脸?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