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白桦林

白桦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9/18/4/daiaimei,2005091875144.jpg[/img] 翻出一篇五,六年前在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觉得那时写的东西有些刻意和紧张,现在来看,还是很想念那种对文字顶礼膜拜的感觉. 闹市中的白桦林 文/戴蕴   那家小音响店左边是超市,右边是餐店,拎着卫生纸拿着明日早餐,勿勿经过时,我突然就停下脚步。里面,在放朴树的《白桦林》。   看朴树在一个综艺晚会上唱过,挺帅的小伙子,难得的在舞台上一动不动对着话筒,当时只觉得好听,没什么大的感觉。现在,经那不错的立体声效果一过,没有画面只有想象,一种淡淡的遥远的忧伤涌上心头。周围的一切淡了,我走进去。   是俄罗斯土地的味道,俄罗斯那广袤大地的白桦林本身就是忧伤。角落一个小电视放出的画面,朴树很少的镜头被白桦林盖去,“有一天,我离开了家乡……”,故乡、战场、离别、炮火,战争年代的忧伤,略微稚嫩的沙哑,人来车往的滚滚市声在我眼里耳里遁去无声。   身后紧挨着站着一个男人,一动不动地看着画面。注意到他,马上就听到了小女生小男生在问店员“阿雅”和“范晓萱”,像一窝喳喳的小鸟。那一瞥,是一双乌深的眼睛,和高大的身板,三十多岁的成熟,目光相交的时候,朴树正唱着“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等着我回来,在密密的白桦林……”,回过头去,脖颈感觉到他深重的呼吸,还有一股温暖的烟味,有一种异样的圆满的感觉。当一切重新淡去,那稚嫩的忧伤变得浓郁……   歌声渐远,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他转身付钱,整个动作无声无息,然后消失。买下盒带,我走出小店,心是宁静的,目光是悠远的。   城市里总有一些声音让我们感动,即使是人造的。烦躁苦闷太多,忧伤难觅,而忧伤就是宁静和美丽。在那一刻,在那一个角落,我和一个同样被这遥远的忧伤迷恋的男人在一起,因为朴树的《白桦林》……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