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玉兰和鸡蛋

玉兰和鸡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3/21/4/daiaimei,200603217716.jpg[/img] 这是一楼花园里的白玉兰,饱满的、稳稳地开着。 从花形上,玉兰不是我喜欢的那类纤细、清淡的花,她如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妇人,总是处变不惊。但从情感上,我一直记得她,她和我小时候的记忆连在一起。 七十年代的山区大厂,就是一个小社会,封闭但人情味很浓。那时候,家家户户自己做装饰品,比如“印度美女”,就是用各种各样的碎布头和毛线,拼拼贴贴成一张印度美女的脸,然后挂在墙上。女人们在每家每户串来串去,往往就是为了探讨美女脸上的某个细节,孩子们也跟着串来串去,吃吃这家的瓜子,吃吃那家的糖果,真和过年一样高兴。 还有一种装饰品,就是用蜡做玉兰花。我亲眼看见大表姐做过一次,做法是用一口小铁锅把白蜡熔化了,然后用鸡蛋在蜡里跑一下,放到冷水里冷却,分离出来的蜡片自然地有了鸡蛋外形的椭圆,就是玉兰花的花瓣,然后一片一片地粘在用铁丝弯好的花枝上。这样的玉兰花就不是家家都有了,因为毕竟有些难度。 记得,大表姐边做边给妈妈讲一个做玉兰花的笑话,说她们分厂的一个男同事也急着要学做玉兰花(可能是为送给女朋友吧),就问她的做法,大表姐告诉他要用鸡蛋和蜡什么什么的,那位急性子家伙可能没听清楚,回家熬好蜡之后,就象煮蛋花汤一样,连着打了几只鸡蛋进蜡锅里,还是不见玉兰出现,第二天还质问大表姐是怎么回事。 哈哈,嘻嘻,我好象还听见了那时的笑声,在熔融的蜡水里,在柔柔的灯光下,在玉兰静静的花瓣中,在童年可爱的记忆里。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