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爱的另一种译法

一直非常向往那种淡远、优雅、伴着书香的生活,以及情感,向往这些故事中的人,那明媚的微笑和执着的眼神。 在博友威尼斯的博客里,看到他读《查令十字街84号》的后感,被书中描述的意境深深打动。一个普通美国女作家海莲同一家伦敦旧书店店主弗兰克之间,保持通信20年,而内容却无非是索书、道谢、问候以及对见面的设想和期待。但最后当苍老的女作家终于来到查令十字街84号时,已经物是人非。 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结果,深度的理解和融合已经在那20年琐碎细密的信纸上了。只是,我们想象着,希望着,男女主人应该有这样一个仪式,我们期待的圆满。 当爱情以另外一种方式展现铺陈时,也并非被撕去,而是翻译成了一种更好的语言。上帝派来的那几个译者,名叫机缘,名叫责任,名叫蕴藉,名叫沉默,名叫怀恋。 或许,还有一位,名叫远望。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10 Comments

轰轰烈烈的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4/4/daiaimei,2005082464758.jpg[/img]   在那本《一生必做的99件事》里,有一件事是:轰轰烈烈地爱一次。   对我们这些结婚十多年的女人来说,这件事真是让我们百感交集,抚今追昔。女友扬结婚前谈了数不清的恋爱,结婚的时候简直没有了感觉,新婚前夜大哭一场,直问欣喜若狂的丈夫:这么,就结婚了?丈夫憨厚地答道:是的,结婚了!   我和扬在车里禁不住谈论起来,怎么样才算轰轰烈烈?平淡的夫妻生活里,肯定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一定是处于动荡不安的生活,一年难得见几回面,见面的时候前有乱箭,后有追兵,匆匆见面,也许就保重两个字,也许只是深情的一眼,轻轻的一握手,然后头发一甩就顶着子佳节又重阳弹出去了。”   想起有这么一个女人,她是法莫道不消魂国著名记者法拉奇,生活在浪漫小资的法莫道不消魂国,一次采访希腊抵抗运动领佳节又重阳导人阿莱克斯,便不可遏制地爱上他。此君不仅是位革莫道不消魂命者,是位英雄,要命的他还是个诗人,当然更要命的他还是位暴君,这三者也要命地决定了法拉奇的爱情宿命。   阿莱克斯个子矮小,其貌不扬,有时当着人的面讽刺挖苦她,在一次无聊的争吵中,他一脚踢死了她腹中的胎儿。“世界第一女记者”就这样在爱情里做了奴隶。她在新闻界用舆佳节又重阳论支持他,她甚至帮他策划越狱,她付出,她容忍,后来人们分析,说她这样受尽折磨是要躲避平庸,哪怕他再丑陋再无赖,至少他是一个英雄,她爱这个人吗?不知道,但她肯定爱他所带来的惊心动魄,带来的光荣和悲壮。也许她就是个受虐狂,因为她需要撞击,她需要电光火石。对她来说,阿莱克斯是一个男人,更是一种生活,或者说,至少是她想要的生活的象征,哪怕是一个虚幻的象征。   回报还是有的,当阿莱克斯即将赴死时,他对法拉奇说了那句著名的话:   我将离你而去,你将永远爱我!   我想,全世界的女人们都泪流满面地帮法拉奇听着呢,这一句,应该够了吧。   这个,算不算轰轰烈烈地爱了一次?我问扬。   也许,是吧,扬有些心不在焉地看了看表,哎哟,时间不早了,屋里两张嘴在等着呢,还是回家炒个回锅肉,拌个木耳肉片,把饭吃了来得实在些。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

爱的另一种译法

一直非常向往那种淡远、优雅、伴着书香的生活,以及情感,向往这些故事中的人,那明媚的微笑和执着的眼神。 在博友威尼斯的博客里,看到他读《查令十字街84号》的后感,被书中描述的意境深深打动。一个普通美国女作家海莲同一家伦敦旧书店店主弗兰克之间,保持通信20年,而内容却无非是索书、道谢、问候以及对见面的设想和期待。但最后当苍老的女作家终于来到查令十字街84号时,已经物是人非。 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结果,深度的理解和融合已经在那20年琐碎细密的信纸上了。只是,我们想象着,希望着,男女主人应该有这样一个仪式,我们期待的圆满。 当爱情以另外一种方式展现铺陈时,也并非被撕去,而是翻译成了一种更好的语言。上帝派来的那几个译者,名叫机缘,名叫责任,名叫蕴藉,名叫沉默,名叫怀恋。 或许,还有一位,名叫远望。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