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生命中会有些时刻让你觉得接近或抵达满的状态。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更圆满,更妥帖,更适合了,就是天堂也不过如此,你在心里这样说。 这是仅仅属于你的满,个人体验和个人价值中的满,换个人无法理解和认同,所谓每个人有自己心中的满。 如果你不是那种事事争满的人,这个时候,就会从心底里涌出一种隐忧,哪怕只是一丝的慌恐,都会让你觉得,你置身的是一种不真实的,虚幻的圆满之境,你忧虑的是,梦总有醒的时候,满总有消散的时候。 这样的满是你不曾想到的,也不是你刻意追求的,它很自然、轻松,如流水一般地,抵达了你的心境,带给你不一样的快乐。这个时候,你虚幻的感觉甚至不允许你抓住它,你的直觉告诉你,只要你一抓住,它就会跑掉,它就会不满。 刻意是把刀,自然才会满。 所以你象观众一样看着,而不是等着,圆满的到来,你甚至不觉得这是上演在你身上的一出戏,你微笑地与它对视,象看一个见面不久却很投缘的朋友,能否经常相聚,却只在上天的手。 所以,真实的生活是满之外的绝大多数时光,你清新自然地在里面穿梭,这让你微觉遗憾的生活,却具有一种别样的美。因为你懂得满,会觉得不满的生活,是最妥帖和适合的。 看到《读者》上赵婕写的一篇文字,很喜欢,把其中一段摘录给大家: 生命中永存一个可以单相思的人,又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情怀,美中不足的生活就有了完美的寄托,如同笃信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的教徒有了一个上帝。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