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游记

陈家桅杆

没想到,陈家桅杆就在成青快速通道的青城山和温江的路上,3日从青城山回来的路上,就去逛了逛。 非常的幽静清雅,只有几个摄影发烧友在仔细拍照,然后就是我们一家人。 那些古厅、那些门廊、那些石墙、那些中式桌椅,太适合拍中式古装照了,随你大拍POSS而不会有人打扰。回来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几个小资,赶紧置办几身旗袍,请瑶的先生史老师准备好摄影器材,抽个周末好好地去拍它一拍!   网摘:   陈家桅杆位于成都市温江县寿安乡天鹅村,系清代咸丰年间翰林陈宗典及其子武举陈登俊年营建,始建于清同治三年(1864年),经八年竣工,是一座集住宅、宗祠、园林于一体的综合性庭院式建筑群。整个建筑占地7282平方米,建筑面积2736平方米。大小12院,组合精巧紧凑,布局大方合理,具有清代特色,院内建筑为穿逗木结构,门前原竖立双斗桅杆,故俗称为“陈家桅杆”。 从任何一道门里走出来都是一幅美丽的图画,呵呵:)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3 Comments

温润

杨说,她怀念成都春天微雨燕双飞的温润,温润,用这个词形容成都非常妥帖。 周日下午去锦里闲逛,拍了一些片片,发现春天的锦里就很温润、柔和。 尽管柔光处理了一下,还是中年发福的我。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7 Comments

菜园里的油菜花

在城里呆久了,会感觉麻木停滞,说不出的东西憋着发散不出来。而一旦换个地方,就会大不一样。 旅行就有这样的功效,或者是魅力。 看过一篇文章说,人的心情很大部分是由感觉决定的,而我们身体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等等感受到的东西都会作用于我们的心情。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同样的生活每天都在重复,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感受到的东西也差不多,心情自然会阻滞,走出去,哪怕只是小小的离开,去体验不一样的感觉,心情自然会打开。   必得要有一种距离,车窗呼呼风声过后,让你感觉真实的离开,或者是逃离。 而一旦踏上路,你的所有感觉便自然打开。 下班后在光华路上,心情就灵动起来,闹着去温江找个地方吃饭; 结果找到了,大小合适的小城里,满布着小巧的餐饮店,我们随便找了一家汤锅,嗨,吃得真爽; 然后慢慢开往青城,一路上看路标标志的“陈家桅杆”,计划着下次去拍拍照片; 到青城小屋,已经晚上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点钟,下车就看见菜园里的玉兰开着,还有比人高的油菜花开得活泼,丝毫没有为我们两个月没来照料它们而流露责怪之意。 一夜酣眠,睡到自然醒时通常是早晨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点钟,连我这雷打不动的晨起生物钟也乖乖停滞,青城的魅力就在于此,让你放松得彻彻底底; 起床,喝一杯咖啡,就在油菜花开的窗前,煮清爽怡人的阳春面,一大碗吃得一点不剩,在这里的胃口就是好; 然后,慢慢地拍菜园里的油菜花和萝卜花; 慢慢散步到花市,和花农讨价还价,买了一株垂丝海棠; 回家,在刚种下的垂丝海棠下煮铁观音,看书。。。。。。 多好的时光,多好的时光。 回成都的路上,又在温江找到一家陈抄手,吃了海味抄手,笋子抄手,还有蒜泥药片,没吃一口都惊呼,太好吃了,太好吃了,下次让家里人都来吃。   青城山能包容洗涤释放我们的所有感觉,自然也就清洗我们的心情。 真庆幸有青城小屋,能让我们很随意地寻找到旅行的感觉,而与旅行不同的是,它是我们的家。 即使只是短短的小住,就足以把心情做一个快乐的变换。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

我就知道春天的你

我就知道 春天的你 会在一个固定的地方 等我   我的镜头几乎没有人物,都是些花草树,在我眼里,自然是纯粹的,洁净的。 当你用镜头框进一朵花,慢慢地对焦、调光圈,你的眼睛专注于她,你的心专注于她,无人打扰,这一瞬间的世界。 是这朵,而不是那朵,这里面有某种机缘的东西。你捕捉住了她,而她也在你游离眼神过处,呈现出了最俏丽的姿态,她也捕捉了你。 在那个瞬间,你们四目相对。 所以,你懂她,你在繁复的枝叶花苞中定住她,放大她,把焦距光圈调到最佳,那一刻,你找到了她最美丽的样子。“咔嚓”一声,你果断按下快门,把她定格在相机里,也定格在心里。 这很象一次恋爱的过程,你看她是怎样的眼神,你就能体会到,一个男子看着心爱女子的那种心情。   这次在浣花溪看到的垂丝海棠,是我看到的最象女人的一种花。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

玉兰 迎春 柳

在浣花溪,我拍到了玉兰、迎春、柳。 进门的一块石头上写着:锦江春色亦文章。 来浣花溪走一走,你就明白为什么这个地方出诗人。 翻出古诗念念,让唇齿留香。   玉兰 沈周(明) 翠条多力引风长,点破银花玉雪香。韵友自知人意好,隔帘轻解白霓裳   迎春      代应春花招刘郎中 (唐)白居易 幸与松筠相近栽,不随桃李一时开 杏园岂敢妨君去,未有花时且看来   迎春花 (宋)晏殊 浅艳侔莺羽,纤条结兔丝 偏凌早春发,应诮众芳迟      迎春 (宋)韩琦 覆阑纤弱绿条长,带雪冲寒折嫩黄 迎得春来非自足,百花千卉共芬芳   迎春花 (宋)刘敞 沉沉华省锁红尘,忽地花枝觉岁新 为问名园最深处,不知迎得几多春  柳     采 薇 《诗经·小雅》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如梦令 《红楼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新锦里

锦里又往深修了一段,春节的时候去逛了一下,感觉还好。 虽然很刻意,但喜欢那种浓重的氛围。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

找春天

周六一早阳光灿烂,想起史老师说,往仁寿方向走有一个叫籍田(和张飞有关的一个古镇)的地方,沿河的一带田野特别好看,于是拿起照相机,跟要出去和同学一起做作业的韵韵说了声“我们去拍拍春天的景色”,就走了。 下午回来,韵韵说,她告诉同学我们去找春天去了,她的同学惊呼“你爸爸妈妈这么天真浪漫!”她自己的爸爸妈妈莫说找春天,连冬天都没找到过。   找春天,我想起韵韵用的这个词,就觉得特别好笑,有意思。 结果找到春天了吗? 应该说,这连日的高温简直叫拔苗助长,急急地开放的几朵花的后面依然是萧索的冬景,毕竟现在才二月,连初春应满枝绽放的绿芽都没看到,春天,还是一步一步地来的好。 这次去籍田意外的收获,是在去的路上找到了上次瑶推荐的“乡村土鳝鱼”,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坐在阳光下,吃了凉拌鸡和土鳝鱼,好歹把几个月前的遗憾给弥补了。(正确的路线是,南沿线往仁寿走的路上) 一路上都看到从成都骑往黄龙溪的健身车队,觉得特别热血沸腾,想起自己的健身计划,咳,努力吧!   想起韵韵小时候唱得那首歌,改一改: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 春天就在我的单反相机里, 这里有红花呀这里有绿草, 还有那馋人的乡村土鳝鱼 哩哩哩哩哩,哩哩哩哩哩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0 Comments

灵岩 阳光 花

灵岩 初三那天去的灵岩,这是今年第二次去了,因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损毁较重,所以人特别少,在灵岩寺烧香可真谓幽静啊。这里倒的是建筑,观音像全部岿然不动,被当地人称为传奇。 灵岩山的灵气在它的山林,缓和的坡度,随意的攀爬,很容易融进去。听瑶说,这里基本上是他们家散步之地,她和家人真的是酷爱灵岩。 对我来说,现在,都江堰、青城山都是酷爱,就是在满目疮痍的都江堰城里,我也能找到温馨亲切的家的感觉,而青城山就更不用说了,那就是我们的家。   阳光 初一、初四的阳光特好,起床后站在露台看太阳从花园树林里升起,超玉枕纱厨爽。 夜晚在灯下看书的感觉也极美妙。        花 拍了一些花园里的花,心情明亮清澈。 如花一样的生活。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