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游记

柳江(三)

     美食是出游最重要的内容之一,没有美食惊喜的旅程一定是不完整的。      这次柳江的美食真的给了我好大的惊喜,如果现在碰到谁要去柳江的话,我会对她(他)说:帮我带两碗酒米饭回来。          四川话把糯米叫酒米,我觉得有深意,“酒”字含有太多内容,不用言表。“酒米饭”是四川乡间流行的坝坝宴中“九大碗”中的一碗,又叫甜烧白,是用五花肉包上豆沙,下面垫上厚厚的用红糖浸润过的糯米,上笼蒸透。     也算吃过无数次的甜烧白了,一直不喜欢那油腻腻甜乎乎的感觉,一般只吃下面的糯米饭。但柳江吃的这次,彻底 ** 了我对这道菜的感觉,太好了,太美了,我用尽所有的形容词都不能表达它带给我的惊喜。那浸着新鲜肉油香的红豆沙和糯米,甜得刚刚好,不油腻,很温和,而且醇厚,热呼呼的吃进嘴里,就把幸福吃进嘴里了。      我现在都在思念它,思念小镇上温暖的幸福。               这是藤椒鸡,也好吃,我们意犹未尽,还在洪雅的幺麻子那里买了一大碗打包回成都。整个元旦都被藤椒油的香味包裹着。              这是油炸小鱼,很新鲜香脆。          这是我们小时候,记忆最深刻的妈妈过年要炸的酥肉。     好吃。            小镇上有一家万岁凉粉,没吃,不过看着有意思。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柳江(二)

           曾家园是一个古老的院落,大而幽静。发现,很多古镇都有一些大户人家的宅子,那时候,人有钱了就会回家乡,修大的院子居住,还会办学校,开戏院,捐庙宇,构筑起这些偏远山水的文化。          现在的人似乎不及前人那么有境界,谁能甘于这种寂寞呢?         呵呵,在古镇,我依然秀了一把,穿着红衣,到处摆POSS,哈,小镇,很能找到感觉。     很做作,但愉快!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10 Comments

浓荫 蓝天

     浓荫   10月2日和叔叔们一起游街子古镇的时候,沿河边走路过一丛竹林,立马就坐下来,喝茶的喝茶,打牌的打牌,我睡在躺椅上,拿着相机乱拍。 这样的浓荫很容易让人妥帖,安恬。想想好笑,去四川的每个地方旅游,也许呆得最久的就是这些景区内或靠近景区的浓荫下的茶馆,它是“不是目的地的目的地”,如果一个景点找不到一个地方可以坐下喝茶的话,游客们总会觉得少了点什么,也是旅游经营者的失败。 按理说,四川少阳光,偏又喜欢浓荫,这似乎有些矛盾。地理上的潮湿为四川人造就了随处可见的浓荫,我们在这样的浓荫下长大,这样的浓荫可以遮阳,也可以避雨,更多的是给了心灵的一种庇护,让人觉得安全,觉得滋润,觉得安静,所以,四川人性格里的安逸之气,也肯定有这绿树浓荫的原因。 听很多海边来的人说,不喜欢成都长久的阴霾天气和冬天的干冷,是的,就象我们去海边呆久了,也实在受不了那直爆爆的阳光和高温,这就是所谓的“家乡”的区别。你在一种风景中长大,它就与你的心灵发生关系,不管外人觉得有多少不足,但它就会营造出一种让你妥帖让你舒服的氛围,它让你深刻感觉什么是“回到了家”。 所以,这样的浓荫,这样的绿意,这样的带着湿气的草香,就是属于我心灵的风景。   蓝天   4日一早便是个大好天气,喝完咖啡,拿起相机就在碧水青城里转转。 四川的蓝天也是柔和的,象邻家小女子般的腼腆和淡然,那云也是舒缓的,亲和的。山色由深转淡,你被树香、草香和山野之气共同酿造的味道塞满了鼻腔与心灵,全身的细胞都打开来迎接柔和的阳光。 对于景物的感情就和对人的感情一样,你随时随处感受到它的存在,它就会慢慢产生一种亲情一样的东西,紧紧相依,无法分割彼此。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4 Comments

土楼(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游记六)

看到土楼的那一刻,我想,这是多么诗意和浪漫的建筑啊,在我们的印象中,它只会存在于小孩子的画纸上,那是想象力被禁锢之前的绽放。 但她真的存在,存在于福建的山水间,大大小小成百上千,那是一种普遍的诗意,常态的浪漫,是一种人际关系的融合,以建筑的名义阐释和谐,从很久很久以前。 撇开她最初建造的种种成因和目的,我执意地认为,这是成佳节又重阳人想象力在一种相对封闭情境里的恣意绽放,这是人心灵开出的美丽花朵。 导游说,因为交通的关系,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走出过土楼,我想,那有什么?已经是花蕊了,何必要出来做一片飞絮呢? 后记:愉快的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之行结束了,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真是一个值得再去的好地方,特别是鼓浪屿,可以静静地呆上一周,那就留待下次做一个念想吧。 和霞姐张强的见面太好了,他们总是让我包裹在温暖亲切的氛围里,谢谢霞姐张强的热情款待哟! 还见到了大学同学丽蓉,还有她文静的女儿,和韵韵一起打了一会儿“拱猪”,时间真是奇妙啊,当年的青春年少已经传递给我们的下一代了! 可不是,马上我们大学毕业就20年了!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4 Comments

阳光沙滩海浪鸡蛋花(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游记四)

呵呵,本来是那句“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的歌词,发现仙人掌这次没见到,所以就换成鸡蛋花吧。 在他乡的过程是一个确认故乡,确认自己的过程,生活在别处,自然会领略和家乡不一样的地方,新奇之余,会更加体会故乡的种种,你已经习惯并熟知到麻木的一切。在海边城市,就会强烈体会到阳光、海、云等,因为那正是四川缺少的,我们是四川人,我们的身体与心灵已经习惯了那种温润、潮湿,被山被水包裹的柔和。 不过,八月的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着实让我们好好地(狠狠地)领略了阳光和高温,我们几乎都被晒黑了一圈,回到成都那天,近十度的温差,真是冰火两重天啊。 现在,窗外又是阴雨绵绵,整理照片的过程,我又想起了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的阳光沙滩海浪鸡蛋花,那是多么炽烈的美丽啊!   鼓浪屿的植物,饱受阳光厚爱。   这个就是鸡蛋花哈。      这个是鳄梨。       这种云,这种蓝天,也是四川少见的。           令大人孩子们欢呼雀跃的海。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3 Comments

小径(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游记三)

我很感谢自己的早起习惯,生物钟已经固定在安静的清晨醒来,那是众人还在梦乡里的时间,而我已经开始,洗漱完毕,喝杯咖啡,独自一人漫步在街头了。 后来回想每次旅游,最精华的肯定是我早晨的这一段,不管整个行程多么繁杂,充满了那么多不满意之处,但因为有了这样的一个早晨,一个属于我的安静的早晨,我想要的一切已经装进了我的相机和心里,这个旅途总归是愉快和满足的。   鼓浪屿必须要避开商业大街,这样清静地走她的小巷,你才能理解和品味她的魅力。 中华路——泉州路——安海路,我走的是这条,可惜时间太短,不然我会走遍每一条寂静的小巷,那里面会有多少安静的美丽啊! AIR夫妇把呆在鼓浪屿的时间分为一天、一周、一月、一年、一生,各有不同的呆法,很有意思,如果让我选择,一周会是一个适当的可操作的时间。   在黄赐敏别墅的门望进去,两位中年女人正在为坐在椅子上的老妇人理发,看不见那老妇人的面容,但从她安静端坐的姿态来看,但我相信她一定是别墅的传人,她一定有我想象的那些经历和境遇,她是这幢房子的灵魂。   不用刻意记住那些别墅的名字,它们静静在伫立在那里,诉说着各各不同的人生经历与故事,在那里就好,与时间一同老去。 这个是舒婷住所,在鼓浪屿里很普通的一个房子。 走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她的那首《神女峰》:   在向你挥舞的各色花帕中 是谁的手突然收回 紧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当人们四散而去,谁 还站在船尾 衣群漫飞,如翻涌不息的云 江涛 高一声 低一声 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忧伤 人间天上,代代相传 但是,心 真能变成石头吗 为眺望远天的杳鹤 错过无数次春江月明 沿着江岸 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 正 ** 新的背叛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2 Comments

花时间(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游记一)

我必须要把“花时间咖啡馆”作为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游记的首位,因为它是我这次行程的精华所在。 “时间是用来浪费的”,仅仅咖啡馆主人的这一句,就太对胃口。第一天霞姐带我去看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夜景,我就说出了“花时间”,霞姐拨通我旅行攻略上的电话,但没人接,很奇怪,后来第三天去了才知道,AIR夫妇的“花时间”是“日午而作,日落而息”,早晨十点到傍晚六点,雷打不动。 寻找花时间的那个早晨,也让我领略了鼓浪屿的静谧与美丽,趁太阳还没有热烈地倾斜、趁游人还没有拥挤着出来,清晨的小径属于我和当地居民。在三一堂附近,我一路问过去,很快就找到了,安海路36号。 但太早了,主人还没有起来,于是我又慢慢走回去,十点多的时候又顶着烈日过来。汗流浃背地走进来,居然没有空调,只有很古旧的华生牌电扇。但稍坐一下,就感觉一股凉意,所谓心静自然凉吧。里面的陈述很普通,它的精华在于书,在于主人,在于你所了解到的主人AIR夫妇的故事。 其实,你对一个地方的喜爱,肯定是对主人的认同,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行动,AIR说“象我们这样仅仅因为喜欢就放弃一切,背井离乡来鼓浪屿要在这过一辈子的,这个世界上只有十个吧,我愿意这十个人早早相聚”,呵呵,我是有思想没有行动的人,所以我以无比的欣羡和敬慕,来这里小坐,与他们相会。   去丽江、去阳朔、去三亚,总是对那些放下一切享受慢生活的人由衷地羡慕和致敬,对我们来说,那只是一瞬间的想法和笑谈,我们有着太多太多的东西不能放下,也不敢放下。 也许可以留待退休去丽江开个客栈,去阳朔开个咖啡馆,去鼓浪屿安静地住个几年。。。。。 当然,最现实的,还是在内心深处植入“放下”与“消隐”,帮助我们安然恬静地度过,那些不能放下的真实日子。   在AIR夫妇的《迷失鼓浪屿》里,这样结尾: 其实我想说,谁知道自己的未来呢?有一天一个朋友问我,你们这么年轻就去了鼓浪屿,是不是觉得太早了点? 我知道他的意思,鼓浪屿应该是一个老来退隐之地。 可是我又我的理由:当你想安静的时候,你就该从生活退出,当你想重新进入社会,你就该步入江湖。没有道理,非要年轻时拼命,老了消隐。 在我的生活观念里,比如那个七十几岁还有爱情的杜拉斯,所有的激情进退都与年龄无关。 在这个意义上,什么是一辈子呢?   高大的门楼   漏窗雕刻的蕉叶和佛手   蓝天下的番婆楼,显出别样的气势。     楼对面的院墙,古旧与新生交错。 最喜它的门廊。   还有一汪静水,时间真是用来浪费的。   电扇、书、墙画,就构成了花时间。我点了一杯巧克力摩卡,就此消磨半天。   主人的书:迷失鼓浪屿   主人的网站www.onislet.com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7 Comments

我想去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呀我想去厦薄雾浓云愁永昼

    中年的时候总想着去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     到那碧海蓝天的海岛仙境     鼓浪屿的波涛呀常在我心里流     去那美丽的地方是我常常的祈盼     有个老同学说他有钱有时间     就在鼓浪屿上买幢别墅度余生     优雅的钢琴和舒婷的诗歌     他的陶醉与向往也成了我的心愿     我想去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呀我想去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     可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     我想去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呀我想去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     可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 呵呵,把这首《我想去桂林》的歌词稍稍一改,就是《我想去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从今天起,我就要实现这个愿望了,出差带休假,会在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呆上整整一周。 “可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真是,一年仅仅五天的休假都象是小孩子盼星星盼月亮给盼来的,休假对于我们来说,就象深山的新鲜空气那么珍贵。这次是行里统一的集体休假,今年定的是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 所以,可想而知我的激动心情了,早早地就给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的霞姐发了短信,两三年没见了,可以好好聊聊。 舒婷的诗歌,与霞姐的唠嗑,骑楼前的POSS,土笋冻的美味,别墅咖啡馆的阅读,我已经在脑海里无数次描绘过了。。。。。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我来了! 所以,会停一周多的博客,回来后与大家分享图片与文字。 祝你们愉快!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2 Comments

有绿在,家就在

     看到上周一山民文涛伐客米姐去蜀盘谷拍的照片,心里一暖,和我想像的震后破败萧索不同,蜀盘谷依然那么美,因为,那些绿。 那是一种丰盈滋润的绿,数不出名字的灌木、野草和山花满布着,以蓬勃的生命告诉你这片山的生命力,确切地说,是包容和滋养生命的能力。这些绿让心安然,宁和,似乎忘记了这里因距震中仅仅三公里而受到的重创,即使是重创,也能很快地被满目的绿色修复。 曾经和朋友们说起,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中,哪两座山合了,原来的什么著名景点没有了,什么沟没有了,什么河没有了,然后就有人说,四川山野的潮湿和滋润太适合植物生长了,要不了多久,新的景点就会出现。是的,是这些默默的绿在抚平自然的、与人心的伤口,并给予新的希望。 这些绿对于四川人来说,带着强烈的家乡的味道,它没有北方的那些参天大树的气势,也缺乏树木花草整齐排列的优雅,它随性而长,恣意而快乐,遍布四川的山山水水,越临近这些绿,就越临近家乡。 上次听文涛说,因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滑坡,蜀盘谷里看不到水了,我心里很难过,去过两次,最迷恋在绿色山谷中叮咚流过的溪水了。这次在照片里我看到水了,还是那么清凉,那么欢快,那么适合小孩大人嬉戏,曾经的幸福和乐趣马上就要回来了。 有绿在,家就在。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 8 Comments

彭州行

小渔洞   这次参加的行里组织的为集团捐建的彭州小渔洞九年义务制学校的孩子们送文具书包校服的活动。看到了还在板房学校里上学的孩子们。 仪式完毕是搬砖,很作秀哈,本来两个人可以传递的距离,因为人太多,就硬生生加进两个人,人挤人传递砖头的时候,月亮我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可有可无的岗位。   一路上到处能能看到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痕迹,也到处能看到重建。生活还是要继续,生活还是在继续。 回来时也买了彭州的野菜,清香怡人。 很多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遗址已经开辟为景点了,比如小渔洞大桥,中法桥,还有白鹿镇小学。   小渔洞大桥 中法桥 白鹿镇小学。             真是一个美丽的学校,依山傍水,如果不是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这是多么美丽的一个世外桃源的学校。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