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清照醉了

清照醉了

电脑部的路边君据说比人力资源部还清楚行里所有美女的档案,而且在群众评议会上,男同事对他一致提了一个厚望:希望他象关心女同志那样关心男同志。如果你问他是否有个日本名字,他会笑容可掬地回答;路边一瑟郎(谐音,大家想想)。 路边君喜欢和女同事研讨古诗词,从写“满城尽带黄金甲”的黄巢开始,到柳永,李后主,辛弃疾,每个人的词都倒背如流。当女同事提出喜欢写“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那位,路边君说:是清照啊!这个女人的词不错,但有一点不好,那就是爱喝酒! 路边君说,李清照的词里60%以上跟酒醉有关,他举例说,她估计是天天“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经常醉得忘了路“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而且还要醉一宿“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钟己应晚来风”大概是她每天喝酒的感觉;醉了还要做梦,“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忘了故乡在哪儿,“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沈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赏梅也带醉意,“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挪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 喜欢黄昏喝酒,“东篱把酒黄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边喝边写“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边喝边流泪“似愁凝、汉阜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多么有诗意!路边君说,但是为什么会误入藕花深处?那就是因为—— 清照醉了。 。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