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淡淡墨勾细细竹

淡淡墨勾细细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0/4/daiaimei,2007032071159.jpg[/img] 发现一个养心妙法:淡墨勾细竹。 用最细的叶筋笔,蜻蜓点水般蘸一小点墨,然后就在宣纸上勾描。 画着画着就觉得自己象个古代画女了,画着画着就觉得耳旁有古筝曲在响起了,画着画着就感觉自己颇有大家的风范了,画着画着就觉得一幅名画要成了...... 最喜欢勾那细竹枝了,轻轻的,几乎只在纸上一抚,那细直的神态就出来了,再轻轻一弯,那可爱的竹结也成了。 然后再来染色,按照书上的来,颜色不对,我就自己调,发现自己调出来的要恰当得多,哈哈,瞎弄的快乐。 不过,在整个进程中,我必须要面临无数的打断: 韵韵问“头悬梁,锥刺骨”的人是谁,我回答“战国时苏秦”;妈妈在蒸艾粑粑,拿了一个热乎乎的来叫我尝,问甜了还是淡了,我尝了一口说“OK”;韵韵又继续考我“食物的六大营养物质是什么?”,我回答了五个,第六个怎么也想不起来,韵韵就暗示我“每天早晨要吃的,椭圆形的”,我脱口而出“鸡蛋”,韵韵继续说“还不准确,是营养物质”,我马上回答“蛋白质”;韵韵爸过来边看报纸边煽风点火加鼓励赞叹讽刺打击“WONDERFUL!VERY VERY GOOD!”...... 不过,我只要一勾描那细细的竹,我就会心绪平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0/4/daiaimei,200703207140.jpg[/im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