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润文细无声

润文细无声

这个暑假,我在韵韵身上做了一个小实验,要求她每日晚用半个小时的时间为我们朗读《红楼梦》。 当然是简写版的《红楼梦》,不然正版里那些生僻的词语一定会把她吓退。她很不情愿地接受了,她现在正是疯看《那小子真帅》、《泡沫之夏》等快餐文字的时候,对于我的那些我认为有营养的书,她基本上没有兴趣,不会主动去看。对于这一点,我赞成洁尘的观点,树是要长慢一些才长得好,人也要慢慢地,顺其自然地长大。 刚开始读的时候,她的脸都会挤得出水来,读完立马走人。读了十多天之后,她朗读的语气渐渐变得柔和,充满感情,似乎也开始融进那种古典的意境和氛围,再一周过去,到时间她会自动坐在我面前开始读,特别是前天,在读到林黛玉的那首《唐多令》后,我们竟同时说:写得好!于是她自己回过头再读了一次: 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 一团团,逐队成球。 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 叹今生,谁舍谁收? 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昨天读的时候,她没有象以前那样照着章节读下去,而是把前面林黛玉的诗里找了两首先读了一遍: 更香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晓筹不用鸡人报,五更无烦侍女添。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杏帘在望 杏帘招客饮,在望有山庄 菱荇鹅儿水,桑榆燕子梁 一畦春韭熟,十里稻花香 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 她本来清亮的声音和标准的普通话,把那美韵的文字读得声情并茂,有张有弛。我猜想,小小年纪不一定能够理解这些诗词里的意思,但她一定觉得舒服,享受,才会喜欢读。哈哈,美文的妙用与滋养先是这样的,然后才是内心的浸润与潜移默化。 尝到了实验的甜头,我准备将每天的阅读坚持下去,下本书要读的书是《小妇人》,然后是国学书,我自己本来也要好好学一下的,那么就一家人一起学吧。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