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柔软

柔软

柔软           在我的链接里,有两个非常感性的博,一个是山在那里,一个是浓玛沙漠。     读别人的文字,特别是那种对细密思绪做感性描述的文字,在感动的同时,我也会怅然,这样的思绪好象离我很久了,所以我写不出来。     总羡慕那些不管经历过多少,心灵却永远鲜活,永远善感的人,如一颗永远不会起皱干瘪,汁水永远丰沛的桃,而我知道,我自己的心已逐渐在外围结了一层慢慢变硬的东西。     有时候,是不愿意让这样的思绪延续,即使有了一个引子,我也会不自觉地用我的方式把它盖住,渐渐地,这样的引子都很难出现了。     我在自然的路上走着,心在慢慢变硬的同时,我就慢慢失去了我的软,或许,这就是时间要改变的东西,它以这样的方式,让我们从另一个视角,去怀念,那曾经使我们泪意阑珊的,柔软。           最佳情书           这是阿舍的文字里被网友评为最佳情书的一段,我默念了一遍又一遍。     这样的柔软........           ............自出生、自相遇,我们早已落入一个无休无止的循环之中,早已被古老的时光和想象纳为牺牲。         我们坐到夜凉,当彼此的体温都不足以被对方索取时,我们回到那间绿色的小帐篷里。这一夜,轮到我为他讲故事,我枕着他的手臂,心满意足的描述:         你突然离开了我,几年之后,我依然孤身一人,另一个我替代了你的角色,我依次像你曾经带领我一样,独自游历,目睹了一些新的图景,一些新的境域。形单影只的我,偶尔会有些伤感,但总会有一些事,将这些伤感撞到灰暗的角落里去。有人以为我在等什么人,我无心去做任何解释。我其实很少感到孤独,我和你,虽身处两地,相距遥远,却做着一件共同的事,我们凭着同样的旨趣、骄傲和固执,出入高地与峡谷,复杂与清澈,神奇与平庸,我们彼此的较劲与激励从未停止,只是变得遥远了。但我没有去解释,这个世界上,误解从来比理解多,也比理解更幽深。我不知道我们是否会再相遇,在时间这张网上,任何可能都会发生,但我还是愿意落入俗套,畅想有一天你会回到我的身边,你带着一张苍老而固执的面容,站在时间的某个廊柱下,启明星正在升起,紫茉莉正在开放,你满目温柔与信任,凝视着我,活像一位十六岁的情人。           我喜欢人在旅途的说法,那样,会让我们释然很多东西。     我们总是在路上走着,另一些人也在这样走着,在同样的启明星照耀下。无论这一生相聚与否,她(他)以各种方式,幻化成“另一个我”与自己如影随形,一直走到终点,或许都不能分开。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