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杜普蕾

SORRY,杜普蕾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19/4/daiaimei,20050819792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19/4/daiaimei,2005081971024.jpg[/img] 我知道自己有一个很不好的缺点,对人对物对事喜欢先入为主,喜欢以偏盖全,一小点瑕疵,我就会全盘否定进而疏远离弃,尽管那所谓的瑕疵有时只是我的主观臆断。 就在昨天以前,当代最伟大的英国女大提琴家杜普蕾在我心目中的印象都是非常不好的,因为两年前我看了以她为蓝本的电影《她比烟花寂寞》。里面的杜普蕾是一个性格乖戾以至变半夜凉初透态的角色,她成名后在外演奏风光无限,但在家里却脾气暴躁,骄蛮成性,极度缺乏生活自理能力和自制力,甚至寂寞难耐时,竟要挟软弱的姐姐希拉里说服姐夫与自己同床。。。。。。。天哪,不管她在音乐上有多么出色,这样的行为实在让人唾弃! 当然,本来想恶补一下贫乏的古典音乐的我,也就没有兴趣去听杜普蕾了。 后来看到洁尘关于这部影片的影评,她的题目是《被诋毁和被亵渎的天才》,为杜普蕾鸣不平,我看了之后想,这部电影是根据杜普蕾的姐姐和弟弟的回忆录改编的,杜普蕾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亲姐姐难道能胡说八道自己天才的妹妹吗? 昨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看了肖复兴的《音乐笔记》里关于杜普蕾的一篇文章,他在文章里说,自己给上大学的只喜欢流行音乐的儿子推荐了一堆经典古典音乐,但最后儿子听完后,只留下了杜普蕾,说很美,很动听,也很丰厚。这个细节打动了我,我立马起身,在网搜到杜普蕾的一首提琴曲,琴声如泣如诉,如慕如怨地流淌,进入内心深处无法言及之处. 静静地听完,再听,然后静默,在心底说了声: SORRY,杜普蕾。 我想我没有语言来形容杜普蕾的琴声给我的震撼,我从心底憎恶和唾弃那部影片给演奏家带来的伤害,给象我这样不懂古典音乐的人带来的误导,本来我可以提前两年去认识这个伟大而早逝天才的音乐,但我迟了。 我之所以一直被影片误导着,甚至对洁尘的愤怒不以为然,是因为我至始至终没有听过杜普蕾,没有机会让真实的声音来扭转心中固执的印象。 左边这张是真实的杜普蕾,右边那张是影片里的杜普蕾,从她们截然不同的神情里,你可以领悟到什么叫圣洁,什么叫戾邪。 听了杜普蕾的琴声,我会彻底摒弃影片里的所有情节,因为我认定一点: 能拉出如此美丽声音的人,一定是个内心纯洁的人。 点击试听杜普蕾的一首大提琴曲: http://mp3.baidu.com/m?f=ms&rn=&tn=baidump3&ct=134217728&word=%B6%C5%C6%D5%C0%D9&submit=%B0%D9%B6%C8%CB%D1%CB%F7&lm=-1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