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朝圣者的面容

朝圣者的面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27/4/daiaimei,2006022764923.jpg[/img] 看了凯特 布兰切特主演的《CHARLOTTEGRAY》,中文译名《乱世有情天》,总体感觉是,故事讲得真不怎么样,但我牢牢记住了她的这张脸,并且立刻想到了这个词:朝圣者的面容。 没看过她的另一部好评如潮的佳作《伊莉莎白》,但可以想象得出,坐在那个王位上的,秉承某种信念,掌管国家命运的女人,就应该是凯特 布兰切特这样的面容。 执着、硬气、坚毅、隐忍、无畏、可以残暴、可以虚弱、当然更可以无情。 更象一棵树,而不是一朵花,如果硬要以花作比,那就是美人蕉,高大,明朗,决不阴柔,决不媚俗。 即使作为恋人,也是干净利落理智,决不黏糊缠绵的那种。 这样的女人,适合生在动荡纷乱、命运多劫的年代,在黑暗里奋力开放,发出异样的光彩。爱这样女人的男子也必然是大气、硬朗、持久的,如叶芝,几十年如一日地爱着坚定的女革莫道不消魂命者毛特岗,为她写下了持续一生的赞美诗篇,毛特岗的面容也和凯特 布兰切特一样,有着朝圣者的执着面容,因为,她们都有朝圣者的灵魂。 对这类女子的感觉,叶芝自己有非常精辟的概括: “我从来没想到会在一个活着的女人身上看到这样超凡的美。这样的美属于名画,属于诗,属于某个过去的传说时代。苹果花一样的肤色,脸庞和身体有着最为最高贵的轮廓之美。”…… 当然,还有他那首令人绝望的爱情诗歌——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27/4/daiaimei,2006022765212.jpg[/img] 叶芝挚爱一生而不得的毛特岗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