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月亮家好吃餐谱(六)之豆花饭

月亮家好吃餐谱(六)之豆花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3/4/daiaimei,2005122363940.jpg[/img] 虽然是简单的吃食,但有时候是和特定的人,特定的时间,或者和某段记忆联系在一起的,比如这碗豆花饭。 记得那个时候,每年寒暑假,我和妹妹一般会到荣县去,要坐五个多小时的车,算很远的地方了。那是我们放假唯一可出的远门,我们会在三叔、五叔、六叔、九叔、幺姑的家里轮流住过去,吃过去,尝遍每个叔叔婶娘做的饭。 因为六叔家比较宽,所以每次住的时间比较长,和六叔的儿子波波玩的时间更多。这次回荣县,就是参加波波的婚礼,见面时仍大声叫他波波,浑然不知时间已过去很久,这个因犯小错被六叔责骂后牵着我的手诉说委屈的瘦小男孩,现在已经略微发福,小眼睛笑着携手漂亮的新娘了。当然,我也已经是一个老姐姐了。 每天早晨,等六叔两口出门上班后,不到十岁的波波便揣着六叔给的钱,带我们上街去吃豆花饭。照片上大小不一的四个碗是定式,一碗浑浆豆花,一碗红薯米饭,一碟豆花作料,一碟切细下饭的泡菜。现在四川很多地方都有豆花饭,做法不外乎将黄豆磨成浆,加热,适时加适量的澹水,一点既成,所以又叫“点豆花”。豆花的好坏就在这“点”的时间,时间短则稀嫩易碎,时间长则老硬起窝,会点豆花的人在当地肯定属于“身怀绝技”的人而倍受尊重。浑浆豆花的不同是在黄豆中加入花生,所以有花生的香味,汤也更浓更白。红油油的豆花作料应该是豆花饭里画龙点睛的那个“睛”了,豆瓣酱、新鲜辣椒、葱花、花生末等,很香很下饭。满满的一碗饭,就在豆花的清凉爽口、辣酱的咸香麻辣中很快输入,然后还“吃吃”地吐吐热气,冒冒热汗。 现在我们家还保有早餐起来吃米饭的习惯,只是肯定吃不下这么一大碗。很多人都对这一点很诧异,我们则解释说,我们家都是干体力活儿的,不吃饱可不行。从小形成的饮食习惯很难改,中式的、西式的早餐都试过,还是只有一小碗米饭更让胃舒坦,让心煨贴。妈妈把早餐当正餐做,还会炒个青油油的素菜,热一锅热腾腾的汤。 和波波、妹妹汤足饭饱之后,我们三个便在街上逛一圈,然后回去写作业,下午看黑白电视。记得一次,中央台放的是改编过的萨士比亚《仲夏夜之梦》的话剧,里面有一个公主被施魔法,睡醒后会疯狂爱上看到的第一个东西,结果她看到是一个人手里举着的电子表,于是她满世界追逐电子表并求爱,把我们三个笑得,从沙发上坐到地上。这个剧里面有一个人物叫庇拉摩斯,那几天我们竟一直互称庇拉摩斯,现在里面的很多情节都忘了,但这个名字和那块电子表在脑海里却如此清晰。 回荣县如果不吃一次浑浆豆花饭,就基本上等于没回去。这次吃的时候,波波、妹妹、我都在,时光一下子回到从前,想起那可爱的电子表,那快乐的庇拉摩斯。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