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是那个刘易斯吗?

是那个刘易斯吗?

    对丹尼尔 戴 刘易斯的银幕印象仅止于《纯真年代》,不过就这一部就够了,一个深沉隐忍而又激情峻峭的男人形象,就是这样的! 对他更多的想象来源于洁尘的影评《女人的劫数》,洁尘写到:“曾被刘易斯追逐到手的世界级的女人是一串长长的名单,其中除了阿佳妮,还有朱丽叶·比诺什、依莎贝尔·罗西里尼等。她们个个美貌惊人,有名又有钱,但到头来,都领教了他的不辞而别。刘易斯是女人的劫数,没有哪个女人遇到了可以逃得过去,关键是要避免遭遇。可是,能遭遇刘易斯,一个女人需要修佳节又重阳炼几世的福分?!最近听到的消息是,刘易斯自己也被狼奔豕突的灵魂弄得苦不堪言。他想要常人的幸福,为此,他在喝一种东方的草药汤。那种药汤据说非常苦。”     丽贝卡·米勒和刘易斯  而这次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的刘易斯却已是另一个人了,貌不惊人,没有了那种刻骨铭心的冷峻和飘忽不定的气质,他似乎已经回到常人的生活很久了,对此,洁尘这这样说: “那时,刘易斯扔下已经身怀有孕的阿佳妮·伊莎贝尔失踪了。那时众人的推测一是刘易斯怕当父亲,他曾经说过“谁也不能强迫我当父亲”这种话;推测之二是说那时刘易斯已经移情别恋,爱上了剧作家阿瑟·米勒的女儿、也是剧作家同时还是导演的才女丽贝卡·米勒。这个故事告一段落的结尾分别是,这一厢,阿佳妮独自生下孩子并从此与刘易斯决裂,连孩子也跟这个生父没关系了;那一厢,刘易斯和丽贝卡结婚,婚后不久生下了孩子。这回刘易斯是自觉自愿当父亲的。  转眼九年过去了。刘易斯和丽贝卡琴瑟相合,方方面面都显示出彼此是对方的归宿。这也许很难让阿佳妮把气喘匀了,也让我们这些影迷唏嘘不已。没办法,阿佳妮颠倒众生,但就是摆不平刘易斯;而躲在人后的丽贝卡却偏偏是刘易斯的那包药,这真是神仙也没办法的事。  关于刘易斯,我曾经大发感叹,一方面是因为他有如神助的演技,另一方面是感叹这个人的内心太过复杂飘忽,无人可以把握。时过境迁,世间没有永远的浪子。他找到了他的药,他终于安静下来,他开始享受常人的幸福。于是,在《纽约黑帮》以及《杰克和罗斯的情歌》里,刘易斯被褪了神光,前者,他演得夸张,后者,他演得可以说是温吞。当然,这样的评价是相对于他以前的角色而言的,不能放到那些本身天赋平庸的演员中去比较。他幸福了,安详了,也就不再惊世骇俗了。谁说老天不公平?”   由刘易斯我想到,一个人的内心对于外貌的作用。 飘忽不定,狼奔豕突的灵魂和内心或许可以造就一个峭拔冷俊的外貌,宁静幸福的生活或许会使得全身心包括面部肌肉放松,那曾经让我们感觉的独特魅力不再有了,但一个平庸温吞男子的出现,让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份幸福与稳定。     阿佳妮·伊莎贝尔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