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时时刻刻

时时刻刻

心情有些不好,心里藏不了事,沉甸甸的,连晚上PMP班上活动都提不起兴趣来,喜欢的歌都不大想唱了. 今天因为工作没去参加成韵韵的家长会,韵韵很生气,我也很内疚.我打电话给韵韵解释,韵韵问我她和工作哪个重要,天哪,我真的无法回答. 时时刻刻,都在面临压力,当把这种压力往下面释放的时候,却感觉异常内疚,内疚得如同做错了什么事. 时时刻刻,都在面临内心的惊涛骇浪,原以为自己构筑起的宁静平和的堤坝是多么坚硬,而一旦遇到了所谓的不公允,却又无论如何不能脱离这世俗的浮沉,还是要去计较,还是要去不平,尽管无人知晓,尽管自己外表依然平静,但这时的我是多么虚伪啊. 我这样的性格好象只适合做埋头苦干的工作,与人打交道,求人的事情,太扭曲自己了. 人在社会中,就必须要在性格与世俗的矛盾中煎熬吗? YANGYI说,我适合的工作是那种自由型的,不亵渎自己丰富情感和细腻内心的,我说,你说得很对,我也想,但要到那一天,还需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这样的经济基础需要多久才能累积起来呢? 好象有点消极,朋友们,劝劝我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