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摄影

关于人生的若干思考

大家好!我是语希,刚满一百天,这次千里迢迢从荣县来到青城山。 俗话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我虽小,但也一路上对人生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以下是我的一点心得,请各位叔叔阿姨批评指正。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用来寻找光明。 我刚来到人世,人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瞧我想得头发都立起来了。   人生象早晨的太阳,充满希望。   一旦找准目标就要充满激情,不断奋斗!奋斗!奋斗!      幸福在哪里 朋友哇告诉你 它不在月光下 也不在温室里 幸福在那里 朋友哇告诉你 它在你的理想中 它在你的汗水里.........        你会尝到成功的喜悦和欢欣。   人生漫长,很多时候,你会焦灼,会无奈。这也许是人生最常见的表情。   没关系,正视它!遇到压力你就大声歌唱--------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      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      令人精神爽朗      啊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8 Comments

那时女人(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游记二)

她说: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吗?我觉得我上辈子,是这里的人。 这个矫情的女人,为了这个虚幻的想法,抛弃了一切,远离家乡,和他,从此在鼓浪屿安居了下来。 晨晨昏昏,他们无数次徜徉在安静的巷弄,一次又一次,那种熟悉的心情向她袭来,在惆怅与迷恋中,她渐渐把它当成了故乡。   这是AIR夫人的故事,我理解她的虚幻,有这样虚幻想法的女人可亲可爱,呵呵,我就是一个。 鼓浪屿为这样的虚幻梦想提供了可以触摸的真实场所,或者说,那些建筑,那些门廊,本来就是很久以前由女人们参与的想法变成的真实,所以,“觉得我上辈子,是这里的人”是因着一个同样的梦境,目光相交含情的一刹,我们和这个建筑最初的女主人,就有了某种温柔的联系。   只是,那些曾住在老别墅里的女人,不是人人都可以扮演的,那是“三代方能营造一个贵族女人”的铁律,住所的奢华必然要匹配精神的高贵,那才是这些古老建筑的魂魄。   我如果生活在那个年代,在那个环境,有那样的境遇,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会从这样的门楼静静地走出吗?   然后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当年曾有这样的韶光,年轻而自由。   岁月洗尽铅华,沉迷于书籍。   书里有那么美好的一切。 岁月是一杯陈年的美酒。   心有多静。   世界就又多大。 ‘ 人生就有多缤纷和精彩。   然后看着远方,莞尔一笑。   以上照片是韵韵给我拍的,在花时间和去花时间的路上。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11 Comments

胭脂花

如果花也有阶层的话,那么这个胭脂花就是普通大众,它太平凡,随处可见,随手可摘,又容易让人忽略 煮飯花、夜飯花、胭脂花、晚香花、白莫道不消魂粉花、晚妝花、紫茉莉、草茉莉、洗澡花、入地老鼠 ... ... 为什么叫煮饭花,因为它的開花時間約在下午四點以後,那是家家戶戶炊煙嬝嬝在煮飯的時刻,反正煮飯時間花就開了。有这么多的名字的花不多,恰恰反映了她曾受到多少人的喜爱。 小时候,就在这些花丛中跑来跑去,把花瓣挤出水分涂在指甲上,就是紫红的指甲了,涂在脸上就是胭脂。花开过之后的种子,我们成为“地雷”,真的很象,那纹路和颜色。 楼下的那丛白色胭脂花已过了盛开的季节,看不到花瓣舒展的样子,但叶依然葱茏茂盛鲜绿,到处都长着地雷,我小心地搜集了一些种子,希望明年在我家的阳台上看到她。  

Posted in 随心的画 | Tagged | 2 Comments

粉扇娇娥

     浣花溪,一株开花的树。      那叶子象是槐科,那花是粉白的绒球,近闻有清淡的香气。      粉扇娇娥,请问姓甚名谁?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3 Comments

春天大道的小资们

呵呵,看来大家对我前一篇博客名字极为不满,我改正,也许应该叫——小女也疯狂。 昨天瑶把史老师辛苦处理后的照片拿来,引起阵阵惊呼,太漂亮了,太好了,简直超出想象,看来以后都不用去像馆拍艺术照了。 小资们在春天大道上款款走来。。。。。。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3 Comments

辣椒花这样开

我们家的花是我一盆一盆地往家搬,妈妈一盆一盆地精心养,然后我再一张一张地往相机里装。 一点都不夸张地说,我们家的阳台是整个小区最漂亮的阳台,红的绿的一大蓬,都快攀缘延伸到上下一楼了。   妈妈每当对她的某一盆植物特别满意时,她就会在我面前反复说,见我没反应,她就端着小盆在我面前走来走去,见我实在没有反应,她就干脆直说:“你不照嗦?你不照,我来照!” 这盆辣椒花我就没看上眼,经妈妈反复“推销”,我拍了,诶,还真好看。妈妈边监督我拍,边赞美着她的辣椒: “多实在的花!辣椒花没有白开的,开一朵花就肯定会长成一颗辣椒!你看,中间两颗大辣椒,我是要留作种子明年栽的!”  

Posted in 身心的养 | Tagged | 3 Comments

葫芦上架

去年从三圣乡买了几个新鲜的葫芦,回家放在阳台上自然风干。 五月初,妈妈取下葫芦里的种子,撒在花盆里,就看着它发芽,长大,牵藤,开花,结葫芦,把我们家的阳台布置成了一片绿。 就一粒种子,就一个小花盆,藤蔓植物真是伟大。 它还陪我们度过那段特殊时期,始终清幽、怡然。 谢谢葫芦,我们也当彻底回归正常生活。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