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接通

接通

当韵韵步履轻快地提着行李走进寝室,向我挥手告别时那阳光般的一笑,我的心也轻快至极,我知道,我和韵韵在这两天里达到了很好的接通。 接通这个词似乎有些奇怪,但我确实找不到比它更好的词语,来形容父母与孩子之间的那种畅通和谐的沟通,理解与融合。就象电源连通了,我把自己的想法和期望以最轻松的方式传达给她,并且被她理解和接受;而她也把她的所思所想毫无顾忌地告诉我,并且也获得了我的理解和接受。 这两天我们做了什么呢? 在一起看了快乐男生,我们都喜欢相同的选手,我们都激动万分地谈论比赛的每个场景; 我们在晚饭后散步,我一反过去抽背的方式,让她给我讲课,并且抽背我,比如“欧盟有25国?”“欧盟的产值占比?”“欧洲的著名景点”“条件反射与非条件反射的区别”“谁在什么时候建立了明朝?”等等,我发现这个方式非常好,韵韵非常有劲,当我对于记忆欧盟25国摇头时,她反而鼓励我,提示我,我发现她在讲述的过程中表现出了很好的口才,加上她清脆亮丽的嗓音,真是一种享受。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趣事,一个散步的老爷爷看我们两个在背书,就问我们“你们两个在读初中还是高中?” 我坐在韵韵旁边陪她做作业,我一边给她听写,一边又在做我的画描,有时又写两个小楷,我发现我就是什么也不管她,她也喜欢我坐在她旁边,这是一种氛围,也是一种接通的方式,所以以后我会有充足的时间来描画,因为我要陪韵韵。 我看《读者》上有一句话,立马转达给韵韵,“如果你想使你的嘴唇好看,就要多说亲切的话;如果你想使你的眼睛美丽,就要多看到别人的长处。” 我反复表扬了她。 我们一家人去八宝街枣子树餐厅吃了一顿饭。 我做了一个豆汁鱼,韵韵特别爱吃。 在回学校的路上,我们又谈论了一会快乐男声,然后我就开始巧妙地引导她制定下周的学习计划。 就这些罗嗦的杂事,有些是以前也做的,但这次没有了严肃的说教和批评(有几次因为考试的问题我马下脸来把她说哭了),所以一切都很愉快。 其实在内心里我还是担心她的学习成绩,但我意识到我的严厉方式不一定奏效,反而在一段时间让她怕我,所以不管怎么样,让孩子愉快生活和学习,是最重要的东西,学习的事情可以有其他的更聪明的办法老引导。 毕竟,我喜欢永远看到韵韵阳光般的笑容。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