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的黄桷兰

我的黄桷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5/4/daiaimei,200706157547.jpg[/img] 每年这个时候,似乎都不能不说她,但这次不同,这是我们自己家的黄桷兰。 不过是一个月前,在街上撞见的,从卖花人的花车把她搬回了家。 开花吗? 当然开,你看小骨朵都结出来了。的确,好些绿绿的小花苞呢。 回家后,妈妈移栽到盆里时,发现根部是由一枝黄桷树和一枝兰花紧紧地嫁接在一起的,然后家里的专家就判定,要开花,玄! 果然,不管我怎么看她,不管妈妈怎么浇水,她一直岿然不动,叫我有些伤心。 但该开的时候,她开了,该香的时候,她香了,虽然没有外面卖的那么大,但她小巧而玲珑,非常可爱,香气似乎也特别地淳朴,清雅,哈,我得意地对家里的专家说,你们冤枉她了!但她依然顶着压力,奋力开放,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不屈不挠的精神!哈。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没有辜负我的厚爱。 现在,我们家栀子花、米兰、黄桷兰都在齐齐地发着香气呢,夏天,因为这些香花而美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5/4/daiaimei,200706157656.jpg[/img] 妈妈说,楼下那棵巨大的黄桷兰已经开满了花,每天晚上几个老婆婆都坐在树下聊天。 还有那棵开了成千上万朵的栀子花树,每天晚上也会有老婆婆摇着扇子摆龙门镇。 看得出,妈妈好喜欢那些树。 我说,妈妈,要不了多久,等我们有了花园,我也给你种一个三层高的黄桷兰和栀子花,把你香晕。 凝神一想,我给妈妈关于这棵树,那棵树的许诺,已经是一座森林了!

Posted in 身心的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