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最爱吃的,妈妈做的

我最爱吃的,妈妈做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1/4/daiaimei,2007062171528.jpg[/img] 席慕蓉的《刘家炸酱面》里开头是这样的: 女儿非常羡慕邻居家,那家的王妈妈每天都会做很多香喷喷的点心,女儿说:“以后啊,我做了妈妈,一定会在家里用蒸笼蒸很多什么包子啊、饺子啊、发糕啊的,让我的孩子一放学回家就可以吃到那些胖胖、白白又香香的点心,这样他们就会有很幸福的感觉。” 因为这句话,席慕蓉发愤做点心,但面对每次烤得焦糊的点心,她知道世上有些事情是不能的,于是又重新开始用超市的成品来喂养孩子们。反而是孩子们的父亲,用了很长的时间和很好的耐心,用他的炸酱面给孩子们留下了经久不忘的世间最美味的幸福感觉。 我想每个人心目中都有最爱吃的妈妈做的,或者是爸爸做的饭食吧,那种香气氤氲、热气腾腾、热热闹闹的感觉,在孩子的心灵里,真的就是幸福的另外一种语言。 我是属于那些非常幸福的一类,我能数得出的最爱吃的,妈妈做的饭菜太多了,让我一一数来: 粉蒸系列(猪肉、牛肉、排骨、泥鳅、鱼等),粉子是妈妈自己磨的,加海椒、花椒、盐、五香粉、豆瓣酱等等和的,妈妈一般会在粉底铺很多红薯啊、土豆啊,南瓜、连四季豆也可以做底子呢。 焖饭系列,南瓜、红萝卜、四季豆等都可以焖在饭里,颜色和味道都被焖得神仙都吃不到呢。 菜系列,妈妈喜欢把茄子、土豆蒸熟然后剁成泥来炒,加点儿苦堇和葱蒜,味道不摆了。 点心系列,以前提到过的,妈妈做的凉糕、凉粉和冰粉,几乎就是这类小吃的绝人比黄花瘦版了,再也没吃过比那时更好吃的东西了。 跟妈妈在一起生活,真是福气,弥补了我这个不称职的妈妈不怎么会做菜(吹牛还可以)的遗憾,让韵韵也领略到一些我小时候领略过的美食。比如,妈妈的焖饭可以让不爱吃饭的韵韵吃几大碗呢。 跟爸爸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他做的宫保肉丁的甜酸味道和鲜亮颜色已经永远嵌进我的记忆里了。 继父的冬尖烧白(扣肉)也是我们最爱吃的,我现在几乎不吃肥肉,但继父的冬尖烧白我每次都会吃上一片,厚而不腻,浓郁醇厚,韵韵和韵韵爸每次都要吃很多片,真是太好吃了。 我呢,少有的几次烹调不敢说在韵韵的心目中会不会留下什么印象,但我知道,韵韵喜欢我在厨房忙碌欢笑,连吹牛带作秀再加上不算太差的味道,一定会让她感觉到我对她的爱,而那不就是幸福的感觉吗? 上次见到HANGFANG,聊起做饭,她说,她的手艺也是JUST SO SO,但两个儿子可爱吃了,她笑了,说,两个傻瓜蛋,就是觉得妈妈做的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呢。 妈妈做的菜,难道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吗? 这道菜已经超越了美食的单独含义,蕴涵了太多的情感、爱、细心和持久的耐心。 关于爱的记忆有很多,而美食就是这记忆里是最柔软的,最细致、最击中人心,最永久不忘的东西。 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有没有一道孩子最爱吃的菜呢? 也许,我们的孩子长大之后,也会在饭桌上骄傲地对他(她)的孩子们说,这是。。。。。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是妈妈(爸爸)做的。。。。。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