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家的海棠

我家的海棠

    从青城山买来的海棠盆景自去年早春开过之后,就一直沉寂,等了一年,终于开了。     想想,绽放需要等待一年,是否和人生有些相似?     妈妈数了一下,有二十多个骨朵呢,慢慢地打苞,慢慢地开花。     海棠开花是不怎么需要叶子陪衬的,海棠的颜色的确很鲜艳,怪不得张潮在《幽梦影》里用给海棠的词汇都不是很雅致,“春海棠令人艳,秋海棠令人媚”,而且在与其他花的比较中总是属于从属地位,“欲令梅聘海棠,但时不同耳。"予谓物各有偶,拟必于伦。今之嫁娶,殊觉未当。如梅之为物,品最清高;棠之为物,姿极妖艳。即使同时,亦不可为夫妇。不若梅聘梨花,海棠嫁杏,橼臣佛手,荔枝臣樱桃,秋海棠嫁雁来红。。。。。。”     呵呵,那只是一家之言,我们家的海棠绽放出的那可贵的一抹红色令人喜,而且单朵看每朵花,海棠的美不逊于任何一种花。     花是单看的好。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