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必然的勇气

必然的勇气

    老林从家乡过年回来写的一篇博客《一辈子只需勇敢几次》,谈到了自己回家的感受,谈到了自己过去与现在的变化,特别提到了勇气:   关于勇气,我想起我的另一次体验! 初二回了趟老家,几十年了,我生活了十多年的村庄,没什么变化,准确地说,是更破败不堪了。在我的那些邻居的脸上,也看不到关于幸福感的蛛丝马迹…… 我带女儿在房前屋后走了走,我给她讲了我在这里生活的一些情形,她听得毫无兴致,那一切,于她,遥远而陌生…… 后来我一个人坐在老屋门口,发了很久的呆。我目前的生活,远谈不上优越,但在大多时候,我无疑是快乐的。 有时我想,如果我在14岁那年,没有哭着闹着让父亲带我去他工作的城市读书,极有可能,我现在和我聪明的堂弟一样,是一个处境窘迫的农民。 我的那个决定,与勇气无关,可能是一个农村孩子对城市本能的向往使然! 1995年,我瞒着父母,辞去在中建二局的做汽修工作,当时,我买好了车票,因为我会写点东西,单位觉这小子还用点利用价值,于是挽留我,说留下来,可以让我进机关!这本是我梦寐以求的,但我还是回到了家乡。 这一次,是勇气! 1999年底,我决定来成都,靠自由撰稿养活自己,那年女儿两岁,当时老婆都买好了去广东打工的火车票,这无疑是一个疯狂的决定。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 再后来,我动员父母在镇上买房子,几年后又让他们在县城买房子……在我的人生以及我家庭的若干个转折口,我表现出了足够的勇气! 在大年初二的这个洋溢着阳光的午后,我坐在破旧的老屋门口,回忆起这些,内心很复杂!后来的实事证明,这些选择,是正确的。 我当然会为自己庆幸。但转念又想,如果这些选择,导致了另一些不堪的结果,我会坦然吗? 我想我会的!           我在给老林的回复中写到:         老林的坦诚自白总是令人产生共鸣。非常好,我想到自己,当年到成都是正确的决定,对我来说,不管经历多少波折,仍然是好的结果,因为,人还是要在变化中生活。           这个老林,当初是在各自的小城里给成都的报纸副刊写稿而认识的几个文友之一,那时候,接到编辑的约稿电话,看到自己的名字印在报纸上,就是那些沉闷日子的生活亮点,对于有着丰富内心的人来说,文字是一个不错的出口。     而在个人面临选择的关键时刻,文字也恰恰会为做决定而助一臂之力,我是这样,老林也是这样。     而这样的选择,这样的勇气是必然的,在外界与内心的双重作用下,不这样选择,也会那样选择,而变化是必然的。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地在变化,每当看到正在变化的人,我就会想到自己,刚踏出那关键一步的那些复杂难言的感受,而庆幸自己已经走出来,至少已经有了一份宁和的心境。     越到后来,外界为各种各样的变化提供了越来越多的空间与自由,而越来越多的人自身也在为这种变化而做着充足的准备。不管怎样,我还是那句话,人还是要在变化中生活。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