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得到的最高境界是不想得到

得到的最高境界是不想得到

    在蜀盘谷的博客里,有一系列妙趣横生、清雅幽静的《山居小札》,其中一则《飞不出掌心的小鸟》是这样写的:   记不清在哪里看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女孩有特瑞脑消金兽异功莫道不消魂能,她能吸住站在掌心的小鸟。后来,大家惊奇地发现,小鸟并不是被女孩的内力吸住的。小鸟飞不走是因为,女孩可以让自己的手掌柔若无物、毫无力道。小鸟无法借力,也就飞不起来了。 女孩并没有去“吸”小鸟,而是完全彻底地放开了小鸟,小鸟反而飞不走了。   如果,要留住一个想飞的人…… 如果,要抗衡一个比自己强大的人…… 如果,要独自面对来自内心的压力…… 如果,…… 不妨学学这个奇异的女孩。   读完短文,我立马写了一句评论:得到的最高境界,是,根本不想得到。 写完后觉得很有哲理,颇为得意,禁不住对自己由衷佩服,想想,可能某些哲理也是这样把文字排列组合得出来的吧,看来当哲学家也不是想象的那么难,哈哈。   这则故事让我想到了以前看过的张欣的一篇小说,记不清是什么名字了,故事大意是这样的: 一个广告公司使出全身解数和另外几家公司争夺一个女大学生模特做广告。小说用了几乎百分之九十的篇幅,来描述这位女大学生模特的几乎无可挑剔的美。最后的结果是,这家公司还是失败了,但是客户限定的最后期限也到了,幕后老板最后请出做广告救场的模特是自己半老徐娘的太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则广告却绝对性地压倒了那位完美的女大学生的广告,而广告的魅力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半年徐娘在几乎所有的姿势、表情里都传达出了这样一个信息:她根本不想做这个广告。   得到的最高境界,是,根本不想得到。 这句话,也许可以作为我们为了挽留什么而出的棋招; 或许,也可以作为我们留不住什么时的自我安慰。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